我回来了

做了几天实验,就像干革命一样,没有好的身板真的抗不住。
不过这几天还好,那边也稳定下来了,我的工作状态也开始渐入佳境,可喜可贺,呵呵。
李师兄要结婚了,我师兄也快了,呵呵,也是,我妈在我这个年纪都有我了,只不过,现在读书多了,还以为是个孩子

小唠神儿和小耳朵

本来打算十一点就睡觉,但有人讲自己故事就听了下来,讲完了,他反倒先溜的没影。故事很简单,一场闪电般风花雪月却无疾而终的爱情,普通人的故事就是这样,高潮和结局只在戏剧当中才同时体现完美。感谢他的坦率,而我也愿意做回忠实的小耳朵,it is my honour。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恢复10岁左右的话篓子功能,也终于明白爱说话的人如果不说话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静静都笑称我是小唠神儿。我想起猫猫,在我最郁闷的时候做了我很多次的小耳朵,虽然当时自己比我还难过。我决定“改行”当小耳朵,这才知道要善解人意有多难。

睡不着

从前一直对自己的睡眠很有自信,以为只有不想睡没有睡不着的时候,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这一点了。小震半夜两点钟呼我,挂了之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折腾了两个小时,还是决定下来活动一下,换个姿势也许还能再睡一会。
真是气!怎么能这么晚打电话呢?许是睡迷糊了,遗憾当时没有骂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