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日

昨天会上,某联合创人是其中一个圆桌论坛的嘉宾,认真听了分享,尤其去硅谷踏访那段。

有几点感受:

1.格局略小,好像不经常出去,尤其是缺少战略高度和专业深度。对某硅谷顶级公司的参访觉得很开眼界,说起一些业务细节充满新鲜,这样的认识程度,对专门负责商业化的高管有点扣分。

作为高管,这个格局和视野如果不加速提高,会限制企业成长。正常情况这应该只是一部分收获,很明显平时在国内对这家标的公司商业模式或自己业务真正的核心价值的研究不够,理解不够深。

2.说话的语气和语态等细节,跟之前别人觉得一亿太少的感受是一样的。野心大了,但对市场的敏感度不够,会员业务的快速增长让其盲目乐观了。

3.缺少危机感,该公司的优势不是一成不变的,但目前他们还仍觉得市场领先优势是压倒性的。实际上简单了解了一下,竞品公司在产品体验和横向产品序列的发展方面提高特别快,营收应该也高不少,他们也在开始加强实名制和电商等方面的部署。都宣称在两年后上市,虽然业务侧重不同,但因为都在同一营收领域有交叉,难免相互借鉴,也被业内尤其VC对比,现在貌似轻敌了啊。

4.用户结构层面,该公司用户年龄结构要比竞品高很多,粗略看起来,竞品以0-3及3-5为主,该公司以3-5及5-8为主。该公司的人口结构会在接下来几年内加速衰老,日活会有很大挑战。光靠某社区板块拉动活跃会不灵的,而且社区氛围会越来越老气。如果在未来某一个时刻出现断崖式下跌,就无法挽回了。虽然这一刻不会马上到来,但过去引以为豪的优势程度正在快速缩小。

就跟美国对标公司严重老龄化的问题一样,这是人口结构问题。

竞品的人口结构更年青,主体是0-3,它们可以越来越成熟,注重校园拉新就会调节。但该公司的定位注定了校园拉新效果不够好,因为主体用户是3-5,主打商务,只会越来越衰老。

前车之鉴就是RR网。RR网的关系链粘性比该公司强几倍,但现在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更早的案例还有CNren。

5.无论哪种产品追求商业化,都必须跟青年用户为基础,跟年龄结构尤其有关,这是增量。人口结构会限制商业化的最终规模。

虽然可能也会公开说用户以1-3为主、称3-5更出色而已,但市场方面估计更有感受,从拉新策略和产品调性,注定这是以3-5甚至5-8为主的话语权体系。都是换过一次以上的专业社区,老龄化一旦开始,特别陡峭。
如果大力发展PX业务,注定以0-3为主,3-5为辅,不然就做不大规模。但未来用户结构老化会成为最大的障碍,导致这块业务难以扩大到超级大的规模,而且四不像,哪段用户都不讨好。

以上都是大实话,没有经过详细润色,不好听,有些尖锐。表达能力和管理能力的确需要再加强,业务能力早已达标了。

补记:

1.查了一下,该联合创始人差不多同龄,虽然比我格局高,但还需更高,高出很多才行。

2.TL说,以TA的了解,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

3.Jie说:你说的到位,不过太大实话了

2017年11月29日

跟yanjie聊起大公司的高级螺丝钉问题。

某BAT的Team leader问起加班问题,说自己天天加班到夜里12点才下班,持续一年了。一细问,说自己亲自写文档……当然不累的要死才怪了。

明显方向不对,搞太多复杂的工作都是冗余浪费、无用功。看上去很美,然并卵。还说要做什么生态,简直是扯淡。用户太饿、想要吃馒头米饭,要先填饱肚子,你非做一桌菜,费力不讨好啊。钱/粉丝/流量,这三样,只要充分满足一样,就足以留住人心!不集中满足刚需,非花大量的时间做一堆花拳绣腿、酷炫舞技,有什么用呢?又不是表演节目。

想起微博一个段子:饭店老板高薪请来一个御厨,让其做宫廷菜,说不会,只做过面点,让其做点心,说不会,只做过层饼,那就做千层饼吧,还是不会,老板怒了,你到底在御膳房做过什么?御厨说:我是御膳房专门切葱花的,千层饼里放的那种。 ​

说起商业化产品的目标,我说想做出年营收五千万到一个亿以上的生意,从0开始,短期,而且要保持较高的利润率。

结果来了一句:一个亿太少了。

就像黄药师遇到周伯通。这打法,直接凌乱了。第一反应是担心眼高手低,但委婉表达也不合适,后面的话没法接了。

想起去年老李反复说,要做不到一千万(年营收)就没什么意思。当时觉得膨胀和狂妄,一千万极为遥远,因为基础是0,半年时间,怎么可能!但现在看起来,他也有道理,眼界要打开,就有方法、有可能化腐朽为神奇。事在人为。

看起来过去还是太实在了,眼界也浅,还是集中在业务层:能做到的事情说,不知道的不轻易承诺或忽悠。

格局要扩大,能量也要快速武装。从步兵到骑兵、特种兵,到炮兵、装甲兵。

小时候老家院子有很大的一块菜地。父母种菜,自己蓄苗。在那个信息匮乏的年代,母亲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本种苗的书,照上面的方法蓄苗。

一样的种子,我们种下去,种出来的苗比较矮,叶子也不茂盛鲜亮,长得还很慢。而市场上买到的苗,又大又高,叶子也茂盛鲜亮。相比之下,我们蓄的苗简直是矮慢矬。

但是苗种下去,到每年的收成,我们的蔬菜虽然不起眼不漂亮,但慢慢长得更加结实茂盛,叶子不咋地,但果实比别人又大又鲜亮,产量和结果率也是邻居们的两到三倍。邻居买的苗并不中用,还比不过我家要废弃的最差最不起眼的苗。后来邻居干脆每年来捡我们想扔的不很好的苗,种出来的结果也比买的苗好。

那些年母亲常说,我家蓄的苗是根据那本书上专业的农业科学知识培育的。长相不出众,但苗的茎矮但粗壮,叶子看起来不那么水灵,营养都供给了根系,根系尤其发达。买的苗又瘦又高,为了短期的漂亮利于销售,牺牲了长远的利益,把营养都给了茎叶,长了高度但牺牲了深度,最为重要的根系没有得到良好的发育,导致他们的根系发育程度还不如我们的一半,因为早期营养都给了茎叶。

对于幼苗来说,短期促进茎叶发育,对提高品相促进销售来说有价值,但对长期开花结果来讲价值很低。根系是否粗壮丰满,这个是决定一年收成的重要指标。

这段经历影响了半生,一直想做实力雄厚的高手。虽然外表瑕疵多又很突出,但一击必杀。实力派的真功夫是高手,就像咏春那样只有三板斧,但是三招都是绝招,出神入化,抵得住所有所谓高招和花招。没有36变72式,没有各种厚厚的武功秘籍,也没有各式花拳绣腿。

向往的就是这种厚积薄发、举重若轻的高手。这也算是价值观吧。

Tags: ,,.

看到江南愤青(陈宇)说: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建行一个杭州一个支行押钞,每天戴钢盔,穿防弹衣,拿狼牙棒,然后五点起床骑车两小时去银行,跟着经济民警去金库取钱了然后给十一个网点送钱,结束后大概十点多就开始整理破钞,忙到十二点吃饭,下午开始给给各个网点配送零钞,四点多在把钞票收回入库,差不多到七八点。然后跟经济民警去吃晚饭。那时候每天很充实,但是内心很迷茫,作为中国最好的金融专业毕业的孩子,做一份押镖的工作,跟同学落差很大,内心不迷茫是不可能的。哪怕就是同时进银行的同事,我的岗位也是最差,美其名曰是轮岗,但是一轮一年多的岗位的确也是少见的,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迷茫痛苦的确深入骨髓。其中有个经济民警特别有意思,每次见到我,都跟我说,他说,陈宇,我看人特别准,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特别有出息,我之前说过的几个人,都现在特牛逼,那个谁都当了科长,那个谁当了分理处主任,你肯定也不差,你要相信我眼光。我其实特别感激他,虽然我怀疑他可能跟每个人都说同样的话,但是至少好歹有个人认可你,让你感到温暖。那些经济民警都对我特别好,还经常请我夜宵,没事带我出去玩。其实人在落魄不好的时候,别人一句话就能给你很多鼓励,给你支持,让你相信。所以,我总觉得你要去帮助别人未必要给多少人钱的帮助,哪怕每天给人一个温暖的微笑,一个美好的鼓励,甚至一个善意的谎言,都能身边的人变得更好。”

深有同感。转发时说:“同感。方老师/老顾/梁大/Mr.Wong/关导,也曾这样高度认可过。方老师和老顾都曾评价:放在合适的土壤,早晚都会爆发的。梁大说我不惜力、瑕不掩瑜。相信他们的眼光,所以日拱一卒,走向高手进击之路。就像那句鸡汤:逼自己一把,你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不过想想还是隐藏了这条微博,因为方老师会看微博的,这么自夸略显得狂妄,哈哈哈。但真的很感谢他和其他师长们的认可和鼓励,在经历那么多痛苦和艰难,是他们的评价让我相信自己、迎难而上,不断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他们是相信自己的眼光,并没有必要说谎,而我相信他们的专业判断,绝对要争气、要证明他们的“预言”,不能给他们丢脸。

最近成长极快,Tigger说格局变大了。好像忽然一下段位就升级了,能听到“骨骼成长的声音”。下一步,会爬上一个新的阶段,新的天空和草原下,策马扬鞭、纵横驰骋。

陈宇是国内顶级的互联网金融专家,顶级金融行业从业执业经验也极为深厚。他现在还很年轻,是否可以算得上中国当代金融家还不知道,但他写的书、报告,各级金融大咖、行长们都在看,早前陈宇出了第一本最深刻全面介绍互联网金融的书,堪称教科书那种深度,出版后农行总行行长有一阵到处给同行推荐这本书,因为真的专业。

总之,不认为他们只是鼓励安慰甚至谎言,我相信这些伯乐们的预言,他们像魔镜一样,让我看到未来的自己。

当年Mr Wong说起某博物馆馆长的发展经历,对我说:“你也可以(一样出色)”。那时两眼放光的神态,似乎真的看到了我的未来。

关导那次在中央大街散步时说:师生七年,原来真实的你跟当初的认识并不一样。关导也是牛人,如此年轻的他(年长四岁),已经晋升为副院长了。

拼搏就是为了证明这些的预言,要证明他们的伯乐之眼是多么准。

1.想起去年5月做过一次线下活动,讲电影《大空头》里真实的“创业”故事。分析里面四组团队如何坚持自己的专业判断,坚持买入对冲次信贷的CDS产品,在次信贷危机中整个金融行业甚至国家一片巨亏的情况下均实现富可敌国的巨额盈利。2016年初《大空头》得了奥斯卡。

2.他们每个团队就像一家创业公司,其中布拉德皮特饰演的那组团队真的就是小的创业公司(盘子很小的对冲基金)。

3.电影三小时,我的分享也三小时,共六个小时,还留下来听的有一多半的人,有些人是专门来听分享的。讲完了,大家一起鼓掌。。。当时很惊讶这个集体自发的掌声,参加小型活动极少遇到这种,因为讲的东西实在又硬又长,72页PPT,真的有人着急有事就走了。不过内容准备极为翔实,看了五六遍电影,原著看了三遍,四本相关的书,还查了无数资料。大家估计是听后真心觉得精彩。

4.还专门讲到电影里没讲到的第五组大空头保尔森团队,他们的经历简直是妥妥的屌丝逆袭,用好听的词来讲叫大器晚成。不过因为他们更加疯狂,为了对赌次信贷,为了购买更多CDS,不惜创造了更多CDO,这个简直是大逆不道。所以尽管他们在次信贷危机短短两年期间狂赚260亿美元,超过世界上有些小国家一年的GDP,但是这段故事绝不会出现在电影中。

5.这段经历太难得,高手就要有一击必杀的品质。当时特别提到《大空头》电影里的客串大咖,赌场跟赛琳娜一块客串的那位是著名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今年10月他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嗯,就是上个月。

6.2015年还做过一次《华尔街之狼》的电影课,讲当时的华尔街及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对比。看起来电影课要继续。

7.特别喜欢做这种一线业务的折腾,侦查勘探,探索发现的魅力。就像特种兵对前线的迷恋,如鱼得水,来去自由,如入无人之境。

Tags: ,,,.
2017年11月27日

今年好奇怪,着火貌似特别多。上礼拜大兴西红门群租房着火后,貌似还有一些地方也着火了,比如昌平也着火了。

最近全市整顿群租公寓,连比较正规的公寓也被拆了,全部要求三天内搬走,房租涨的极快,连折叠床都买不到了。身边特别多人因此流离失所,连收留他们的人和地方都被管控,不稳定因素极多。

据说大兴有个老太太因为三天内实在找不到新的地方住,太绝望,因此跳楼了。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周末发了通告,院长被解职,涉事老师被开除,但园方的声明非常冷淡,有推卸责任之嫌。出事的那一周红黄蓝股价腰斩,园方拿出五千万回购股票挽救股价,因没有补偿家长和儿童被指冷酷,但也有种说法,园方在花钱封口,有些并未涉及或者波及较浅的家长也希望趁机多要一笔赔偿,人性的贪婪也很无奈。

想起《琅琊榜》里私炮房一案,连珊珊都觉得今年的火灾有点过于集中,是不是有人乘火打劫暗中捣乱?

Page 5 of 330« First...«34567»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