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5日

看了下面这篇文章,忽然想起鸦片战争,大约一部分出自经济利益的剥削,一部分对国民素质的削弱,另一部分来自于对清王朝的政府控制力、治安、社会稳定性的破坏。鸦片自英国人在印度的东印度公司的主导,大英帝国果然是够鸡贼的。当年袁世凯之所以称帝,也是受了英国的诱骗。袁世凯的政治声望、能力水平和军事实力都是一流,如果当年他一直做大总统,不知是否会成为中国版华盛顿。

看过资料说北洋军阀时期中国貌似没丢一寸国土,军阀虽然混战,但国土问题一直在努力维系(各军阀谁也没有这个公信力做决定,而且不愿意背这个锅,因为会被其他军阀以此借口剿伐)。英国借怂恿袁世凯称帝而扳倒他美,让中国进入四分五裂,的确最有利于英国等外国列强掠夺利益。

美国记者Gary Webb八十年代因调查毒品报道,无意间发现尼加拉瓜的毒品是美国政府情报部门用飞机运回美国,销售给美国自己的民众,也就是美国变成头号毒贩。当时尼加拉瓜等国家红色革命,对美国有渗透及国家安全的威胁。美国情报部门利用用尼加拉瓜国内的混乱,用将巨量的厄瓜多尔毒品运回美国,用这笔毒品销售收入来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

1995年Webb作为圣何塞水星报的记者调查一宗普通贩毒案发现的这个惊天内幕,因此受到了官方授意的各种打击和报复。

在新闻发表以后,中情局当然是很快否认了自己是美国头号毒贩。美国各大报纸在随后对Webb的报道进行了调查,质疑他的调查真实性。

而这些质疑很快也蔓延到了Webb本人身上。媒体们开始用显微镜观察Webb一辈子的所有经历——是否出轨过,是否是同性恋,甚至是否拿过超速罚单。

在这样近乎“网络暴力”的环境下,Webb从自己的报社辞职,重新开始独立调查中情局贩毒事件,直到2004年离奇死亡…

1998年,迫于社会组织的压力,中央情报局终于承认他们与尼加拉瓜毒贩有染,他们帮助运输、运营了80年代美国的毒品交易。

然而,当年的最大新闻是克林顿总统和莱温斯基的绯闻。中情局承认贩毒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覆盖掉,被公众所忘却。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表面上严打了十年毒品,但毒品依然屡禁不绝的原因。

尼加拉瓜位于南美,离美国很近,巨量的毒品投入尼加拉瓜市场导致尼加拉瓜的毒品价格极为廉价,因此会反向流入毒品价格较高的美国。也就是说美国提供巨量毒品在尼加拉瓜倾销,而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借机将其中大量返回到美国进行倾销以获得更大利润,造成美国毒品泛滥,而且持续这么多年。实在是映衬了那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对尼加拉瓜的毒品策略,导致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毒品市场,且毒患很深,也是反共的重大代价。

但事实上,那些拿到钱的反革命分子,反倒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变得慵懒、不再有政治野心了:毕竟只要占着现在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和美国进行合法毒品买卖,赚的盆满钵满,谁还想打仗呢?

这里有三种博弈:

1.美国与尼加拉瓜的政治博弈:美国针对尼加拉瓜革命进行反共,资助反政府武装的国防策略,演变成毒品经济变成是国家安全的策略,这是政治博弈。

2.毒贩战略与对本国影响的博弈:美国官方情报部门主导,从美国巨量贩毒到尼加拉瓜倾销,部分再周转回美国倾销,也是博弈论。

3.记者与美国政府结仇的博弈:记者Webb调查毒贩案,并写出报道,本来是职务行为,施压之下很容易做到不再继续报道。因为美国政府的否认和舆论迫害,导致Webb失去工作,结了大仇,逼到死角,导致他私下又继续深入调查美国政府对贩毒的参与,揭开更多内幕,最终导致2004年被暗杀。

已经进入新世纪2000年了,居然还被这样杀害,估计不仅是美国过去政府行为的追责问题,应该还牵涉了目前毒品市场的更深利益。

八十年代美国毒品泛滥,1995年才揭开美国政府是头号毒贩,98年中情局承认贩毒,2004年记者被暗杀。又过了十年,2014年,记者Webb的传记电影《杀死信使》上映。

此案前后经历了三十多年,还没有结束。有多事情,政治和历史的影响真的很大。比如马航飞机失联事件,也许需要二三十年以后才有机会解密。

八十年代不仅南美毒品泛滥,美国毒品也泛滥,对美国的社会治安及国民素质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就像是核弹,这个级别的杀伤性武器一旦使用,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比单纯的武器战争的危害遗毒更大,影响更深远。难怪美国毒品泛滥和枪支泛滥是积习难改,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翻出电影《杀死信使》和《美国制造》来看,重温一下这段历史。

记者冒死揭露:美国政府竟向自己的公民卖毒品

出处:英国报姐

2004年,美国萨克拉门托郊外的一座房子里,一位知名记者Gary Webb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他头部中了两枪,倒在血泊之中。

萨克拉门托警方的最终调查结果,以自杀结案。

在被问到一个自杀的人是如何用半自动的手枪向自己开两枪的时候,警方的回复是:虽然这的确很不常见,但也存在先例。

这场死亡事件就这样草草收场。所有档案都分门别类,被放在了公众触及不到的地方。

就好像,有人在藏什么东西一样。

事情要从80年代的美国说起。对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来说,当时的美国面临着国内国外的两大难题。

国外问题是尼加拉瓜红色革命,美国特别担心这股革命的火焰会蔓延到拉美其他国家。

而国内难题则是毒品泛滥。美国进入80年代之后,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可卡因毒品。

为了调查毒品泛滥的来源,1995年,一位圣何塞水星报的记者Gary Webb在旧金山湾区附近展开了自己的调查。

他在调查一宗普通贩毒案件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毒品交易网络的上线。

据其他下层毒贩交代,这名上线似乎有着无限数量的毒品供应,每天把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毒品分发给自己的下线,并且要求他们尽快卖完。由于供给量太高,导致那段时间美国可卡因价格暴跌,成为了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毒品。尤其在一些黑人社区里面极为流行。

随后,这名上线被地区检察官告上法庭。为了逃脱罪责,上线在法庭上供述称:自己是奉美国政府之命贩卖毒品。

最初,大家还以为他只是一个警察局安排在毒贩窝点的卧底探员。但事实并不简单,一个卧底探员显然不会变成整个地区的毒品提供者。

上线告诉法官,他不是在为美国警察工作,而是在为中央情报局工作:他们把尼加拉瓜的毒品卖给美国人,把赚来的钱输送给尼加拉瓜亲美的反革命叛军。

“一切都是为了尼加拉瓜的民主与自由”。

Webb这下才意识到:原来美国毒品泛滥和尼加拉瓜革命,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

在进入八十年代以后,美国市场上的可卡因产品突然暴增,并且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叫做“霹雳可卡因”的毒品(Crack)。这些毒品大多来自南美洲,流入美国后,贩毒团伙以洛杉矶为中心,辐射全国。

随着毒品买卖的不断猖獗,城市内的黑帮不断壮大,几乎占领了很多美国城市的市中心。他们除了贩毒以外,还进行着各种卖淫、勒索、谋杀、黑帮火拼等犯罪行为。这导致整个八十年代,富人和中产阶级都在逃离城市,前往郊区。

为了解决国内的毒品问题,里根总统继续推行美国的“向毒品宣战”的政策,对所有贩毒吸毒的人严刑峻法。由于美国吸食毒品的人数实在太过庞大,那段时间里面美国监狱几乎人满为患。有数据显示:美国占了世界4%的人口,却提供了22%的监狱人口。

而几乎在同一事件,尼加拉瓜的左翼势力FSLN通过革命推翻了统治尼加拉瓜的亲美独裁者,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并且得到了古巴和苏联政府的支持。一时间,革命之火似乎成燎原之势,就要吞没其他拉丁美洲的亲美独裁政权。

里根政府最初想直接资助尼加拉瓜的反革命分子,但国会没有同意。为了继续支持那些反政府军,中情局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妙招”:贩毒。

于是战乱中的尼加拉瓜成为了整个南美的毒品集散中心,而这些毒品会从这里出发前往全世界最大的毒品市场——美国。

确定资金来源后,里根总统指使中央情报局CIA帮助建立、训练尼加拉瓜的反革命武装,用于推翻尼加拉瓜的社会主义政权。一场声势浩大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动就此展开,中情局派出大量飞机,源源不断地给边缘地带的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让他们继续战斗。

(图:阿汤哥的电影《美国制造》讲的就是CIA飞行员走私毒品的故事)

而负责运输毒品的,就是这些中情局的飞机。这些飞机原本是用来给反革命分子运送武器弹药的,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回航的时候机舱里空空如也,可以被用来装载毒品。

于是,成吨成吨的精制可卡因,就通过这些美国政府的飞机飞回到了美国。然后通过了中情局合作的黑帮成员,比如上文提到的上线,把这些毒品派发给下线。

这些廉价的毒品随后就从洛杉矶蔓延到了全国,摧毁了数不清的家庭,让无数人流离失所、吸食过量而死。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表面上严打了十年毒品,但毒品依然屡禁不绝的原因。

这些,就是美国人民为“反共事业”所付出的代价。

但事实上,那些拿到钱的反革命分子,反倒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变得慵懒、不再有政治野心了:毕竟只要占着现在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和美国进行合法毒品买卖,赚的盆满钵满,谁还想打仗呢?

发现真相的Gary Webb很快在他的报纸——圣何塞水星报,报道了这篇新闻。

美国公众最开始的反应是愤怒。尤其是美国的黑人团体:在他们眼里,自己成为了大国政治下的牺牲品。美国为了去打国外的战争,不惜牺牲自己的一部分国民。

而更让人感到讽刺的,就是美国政府一边高调地宣布对毒品进行制裁,里根总统曾经无数次和人们讲过:政府对毒品是零容忍,为了我们的孩子,大家都要打击毒品。

但在另一边,他们却把成吨的毒品输往美国,造成了美国八十年代的毒品危机。很多黑人青年因此染上了毒品,又因为美国的“对毒品宣战”政策锒铛入狱。

然而,Gary Webb却并没有得到英雄的待遇。

在新闻发表以后,中情局当然是很快否认了自己是美国头号毒贩。美国各大报纸在随后对Webb的报道进行了调查,质疑他的调查真实性。

而这些质疑很快也蔓延到了Webb本人身上。媒体们开始用显微镜观察Webb一辈子的所有经历——是否出轨过,是否是同性恋,甚至是否拿过超速罚单。

在这样近乎“网络暴力”的环境下,Webb从自己的报社辞职,重新开始独立调查中情局贩毒事件,直到2004年离奇死亡…

1998年,迫于社会组织的压力,中央情报局终于承认他们与尼加拉瓜毒贩有染,他们帮助运输、运营了80年代美国的毒品交易。

然而,当年的最大新闻是克林顿总统和莱温斯基的绯闻。中情局承认贩毒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覆盖掉,被公众所忘却。

2014年,复仇者联盟之一的鹰眼演员,杰瑞米雷纳出演了Webb的传记电影《杀死信使》,但无人问津。同时期美国最火的电影是《美国狙击手》,一部讲美国入侵其他国家的爱国主义电影。

只有当你开车前往底特律、克利夫兰、旧金山的市中心,看到破败的房屋,以及随处可见的无家可归的瘾君子的时候,

或许会想起,毒品给这个国家,带去了多少痛苦。

这几天有一个热门新闻,编剧@李亚玲 7月13日乘坐的国航航班遇到的机舱大闹事件,起因是两乘客在起降或飞行期间未遵守安全规定关闭手机,被一中年女子劝阻,引发口角演变成吵闹事件。牛报警后,涉及的其他几个乘客被带走调查,滞留七小时。李亚玲发微博配了当时的视频,很快传播开来。

网上舆情发酵,进而发现此女曾多次吵闹,飞机地铁公交、公园游艇,都发生过类似事件。还曾在机场辱骂警察并对警察吐口水被行政拘留五日,公共判决书上牛女士还因此上诉法院,但被驳回。

网上因牛宇虹的“惯犯”记录没有被停飞,质疑牛的背景深厚。因此有人说背景如果非常深,这个事件就不会被公开,如果有背景,舆情发酵初期就会被压制,所以估计是中层领导家属。

后来发现这中年女子叫牛宇虹,并不是中层领导的家属,但性质接近,是国航中层员工,根据被公开信息,牛宇虹的身份为国航前乘务长,已被停飞。

据说:有家族精神病史(母亲、弟弟); 十多年前突发精神疾病(朝公务舱乘客身上泼开水)而被停飞;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即躁郁症,是一种躁狂与抑郁交替发作的严重类精神疾病】,系间歇性发作,平时看上去精神状态正常,但受到微小刺激后会发作。

关于牛宇虹的家庭背景:

据说:牛宇虹是前空乘,然后患精神疾病,因国企有关条文不能辞退。老公是机长,因其性情大变也分居多年。

维基百科说:牛宇虹的老公叫吕志农,是大兴机场监管局局长,祖父牛书申,开国上将,原第二机械部副部长,正部级。

难怪前几天看有人在知乎上匿名爆料,自称是牛宇虹的亲戚,爆料者说牛的家人们都多次提醒过她不要动用家族关系。牛宇虹上次辱警被拘留,她还找了家族关系认识的公检法的人脉试图起诉撤销,人家打来家里电话核实,家人说不要理她,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长期精神压力过大导致有一天崩了,应该有个诱因。泼开水导致停飞这一经历的评论措辞,看起来是内行披露的信息,但不方便公开身份。

好奇的是,如果评论属实,当年的触发事件是什么?当年值机一定发生了什么。

报道中说的牛乘务长当年用开水泼在公务舱乘客身上导致的停飞。估计是当年该乘客违反安全规定,乘务组屡劝不止,加上可能乘务长在此事件中有委屈(或者牛乘务长当年近期工作或生活中发生某事产生持续压力,触发了工作中积累多年的精神压力),导致其精神崩溃。其他公开的在飞机地铁公交闹事,诱因都是有关安全问题的微小刺激,触发情绪激烈的发病。

现代人生活中各种压力不断累积,又缺少日常沟通和排解的渠道,容易积累成情绪炸弹,遇到特定刺激,就会导致吵闹或发怒等情绪崩溃。

因此这个事件的几个启示是:

1.面对生活中的烦恼和工作压力,如何在心态调节,应对方式上有什么技巧,如何沟通和排解。

2.遇到情绪崩溃的人,应该如何识别和处理。

3.精神疾病患者或疑似患者,当其在情绪崩溃,应如何应对。

事实上,国航对前乘务长牛宇虹没有辞退,不仅是程序上的难言之隐,但是如何处理牛宇虹也的确是艰难。如果舆情发酵导致牛宇虹被辞退,可能更加激化和刺激了牛宇虹的精神疾病,如果在航班上做出过激的事情,国航要负责任。但是如果每次都是轻轻揭过,有可能导致牛宇虹在清醒的时候有恃无恐,更加作上了天。很难办。公众不会管这具体的难题,只会一味要求将牛宇虹禁飞,而不考虑如果处理不得当,事后会发生什么以及追责。

所以这大概是牛宇虹及国航大闹事件被撤掉热搜的真正原因。继续人肉,会给牛宇虹及家人带来更多的骚扰和网络暴力,正常人还能理性的克制和忍耐,但一旦激化了牛宇虹,变成更加严重的精神疾病发作,要如何处理呢?精神病患者是最难处理和定罪的人群,不是替精神病患者辩护或开脱,但如何应对貌似没有标准流程。

编剧李亚玲 在微博上说了一下警方的处理情况:W女士被动接到电话后,在滑行时没有及时关闭,后在提醒之下关闭,结果被警方给了一次警告;而#牛宇虹# 在滑行时主动打多个电话,并在飞机下降时不拴安全带、在客舱中任意走动、大声喧闹两个多小时,居然没有被批评教育更没有任何惩罚。反倒让她又把W女士“教育”了一通[摊手]

所以牛宇虹这个事情,最后国航领导会如何处理呢?

网友在微博上评论:全国其实有很多人处于精神亚健康状态,不是那种望去一眼便知的疯子,但是有情感障碍,比如焦虑,强迫,惊恐,躁郁症等等,国航那个牛宇虹大概就属于这种,这种精神患者一般不会对社会和他人造成伤害,从外表看不出来有病,正常时工作生活甚至能料理地非常好。这种人如果没有违反劳动法单位也无权开除。

看出他们的确很积极的应对舆情,但不方便官方回应,因此跟发帖事主的著名编剧沟通后,由她在发帖。

微博网友@没有羊先生:1. 国航的牛宇虹应该是没有强硬的后台。有的话舆论风向肯定不是这样。
2. 但这种事,没后台比有后台可怕多了。举报体系之有效,官僚系统之腐化,以及”打抱不平的路人”在此需付出的代价,一场吵闹全揭开了。
3. 这事其实和精神病与否关系不大。牛如果精神正常,一样可以通过报警把其他旅客羁留七小时。厉害的不是她的病,而是她的业务和投诉渠道的熟练度。
4. 路人,机组,警察,航空公司,对一个无理取闹的乘客毫无办法,却让无辜的乘客白白损耗十几个小时。这是制度性失败。说句不好听的,像在看翻转版的中产<盲井>

生活里太多苦恼,如果个个较真,容易累积成执念。

古人的智慧里,充满对人生的反思。比如《菜根谭》、《围炉夜话》、《小窗幽记》,读读这样的书,借鉴前人的经验,能少走不少弯路。难怪政史地等文科科目一直要学到高中和大学,因为精神修养十分重要。

大学里从前有思想道德修养的必修课,现在改名不知道叫什么了,但性质和目的是类似的,邓小平理论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目也改名了,学的不只是政治常识,也是思想基础,是哲学范畴。党派政治学是哲学这个大科目的分支,政治不是为了学习革命斗争经验,更重要的是思想如何提高,又符合主流价值观,虽然上课说教,考试之后就忘记大半知识,但记得初衷才是真正更大的意义。

2019年7月12日

昨天看到一个热帖,是阿里巴巴前CEO卫哲与投行女吵架的八卦。

卫哲参加一个行业会议时自黑了一句数学不好,被一投行女质疑数学不好怎么做到CEO,卫哲觉得被冒犯,回怼:数学再不好也比你好。这个投行女觉得被bully,因此互怼自己是北京文科高考第三名,康奈尔大学毕业,等等。俩人会场炒的很尴尬,会后卫哲觉得气愤要求投行女书面道歉,并要求投行女所在的公司更改会务联络人以取消此投行女以后的参会资格,更要求该公司向此会议匿名捐款十万美元。然后财经圈里八卦传满了天。然后扒出来此投行女中文名叫米子学,做过bbs网红,据说朋友圈还发过暴露的半裸照。这瓜实在太大了。

今天看到有人继续八卦卫哲的背景。原来,卫哲之所以职业经理人路线如此顺利,除了个人能力出色以外,可能也有家庭背景的影响。

卫哲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提到:父亲是上海建工集团总经济师;而且上海本身就是职业经理人文化很浓的城市。

简单来说,上海建工集团是上海地区建筑领域的领头羊一样的大型国有企业。

那么,总经济师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职务呢?

简单来说,总经济师目前只有大型国有企业才会设立,其职级类似于互联网企业里的COO(首席运营官),直接向董事长汇报,每个国企总经济师实际权力大小不同,但是都属于企业高管,以上海建工集团来说,董事长是正局级的话,那么总经济师就是副局级干部,一般是班子成员。

一般来说,国企要想上市的话,和证券公司、审计机构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总经济师和总会计师,一般来说总经济师权力会更大一点;甚至可以说,总经济师也许决定不了公司上市由哪家证券公司做主承销商,但是绝对可以决定哪家证券公司出局。

而目前公开的上海建工的挂牌信息显示,上海建工上市时的主承销商就是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华夏证券有限公司,巧合的是审计机构则是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上海建工上市时的主承销商和审计机构恰好就是卫哲先生前两份工作的工作单位。

我这里绝对没有影射和暗示卫哲先生的意思,但是可以肯定,卫哲先生父亲的职务在卫哲先生前两份工作求职时应该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当然,有关系、有人脉只能保证在职场竞争中会占据一个较为有利的位置,真正脱颖而出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个人努力和工作能力,我绝对没有否认卫哲先生工作能力和工作努力的意思,可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申银万国还是在普华永道,应该有不少和卫哲先生同样又聪明又努力又勤奋的人,但是他们并没有获得卫先生这样的成功。

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除了努力和聪明外,还缺少深厚的人脉。

哦对了,卫哲先生在33岁成为最年轻世界500强企业大区总经理时的百安居集团,它们很长一段时间把布局重点放在了上海,百安居1999年才在中国上海开设了自己第一家门店,而卫先生是1970年生人。

而从2001年开始,上海建工集团也开始了自己迅猛发展之路,2003年迈进百亿平台,2004、2005年保持着30%左右的营收增长幅度,经营规模居全国各省市建工企业中排名第一。同时其下属的全部土建施工企业均获得建筑施工特级资质,行业地位、资质进一步提到提升,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也开始显现效益,这一时期,上海建工承建了东海大桥、浦东国际机场二期、中环线等上海市重大工程。

也就是说在卫先生担任百安居中国大区总经理时,他父亲担任总经济师的上海建工已经成了上海最大的建筑集团,是当之无愧的华东地区建筑领域领头羊。

综上所述,大家以后看名人传记时一定要注意究竟什么才是这些名人成功的关键,说实话具备“努力、奋斗、敢拼搏、目光长远、不计较”等等这些有点的职场人士实在是太多了,完全是车载斗量,优秀品质当然很重要,但是以我浅薄的历史研究经验而论,历史上那些成功人士他们的成功关键并不在这些优秀的品质上。

而那些他们不愿意说,不愿意披露的,比如比尔盖茨不愿意告诉大家他母亲和IBM的CEO是好朋友这种事情,往往才是这些成功人士成功的关键。

补,有网友评论爆料,卫哲的姐姐是日本天皇的翻译,卫哲的一个采访吐露,他的父母比较厉害。

《天书奇谭》是部经典动画片,但只有上半部,下半部失踪了,据说被禁了。一直没明白原因。

今天看到陈大舍的一篇文章,《〈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煌煌盛唐——祆教的前世今生》,文章讲到唐代袄教历史,说起这段典故:《天书奇谭》的传说就起源于祆神楼的历史。袄神楼曾经供奉一尊白猿的神像,而白猿则是祆教穆护的代称。

原来《天书奇谭》下部被禁,可能跟袄教有点关系。

2019年7月10日

郑爽的古怪和难搞是出了名的。看到有一篇文章是这么分析她的心理问题:

不是精神病,只是没有自我,过于依赖他人的评价,加上表达无能,于是她常常给人一种严重的冲突感。

之前曾经看过八卦说她曾被香港导演陈嘉上QJ,陈嘉上在微博辟谣过。郑爽跟陈嘉上的交集是电影《画壁》,而且郑爽的确被陈嘉上公开称为小仙女。

郑爽跟张翰及胡彦斌的恋爱是真实的,但她大约过于苛责自己,又表达无能和难以沟通,缺少自信,没有自我。微博网友@E姐小仙女 评价说,这是成长期缺爱的结果。

郑爽妈妈教育孩子时也不能管理好情绪,粗暴且苛刻,让本来很优秀的小爽彻底否定了自我。

妈妈的严格让郑爽从小就好强,什么事都要做得最好,都要自己一个人扛。

而“好强”的另一个解释是:在意他人的评价,用“别人说好”来肯定自我的价值。

好强的孩子,大多没有自我,因为“自我”是灵魂的惬意与松弛,而“好强的小孩”生活在他人目光下,如同被鞭打着的拼命奔跑的赛马。

失去了父母的陪伴,小爽就失去了情感表达的正常渠道,想家的时候只能写日记,默默算着回家的时间。

遇到不开心的事也没法向他人倾诉,性格越来越敏感,越来越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2019年7月6日

一旦进入真正的“内卷化”流程,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就是外界资源的注入。

我们复盘下,为啥后来我国从内卷化里逃逸出来了?

有这么几个因素,一是建国后在初代领导人大手笔操作下,我国被深层次犁了一遍,生产,建设,平等,妇女解放,全面识字,基础道路交通设施等方面有了初步的奠基,这算作是个人努力。

其次是苏联投资,在苏联支持下,埋藏在我国地底的财富被挖了出来,我国也就有了第一笔上桌操作的筹码。

最后一发是加入WTO之后出现了像大海一样的市场,前期的准备才有了意义,可以生产,升级,再生产,有了内需,内需又可以拉动经济。一开始生产一些低端玩意,慢慢的生产越来越精细的东西,将来会像台湾和韩国日本一样引领科技进步。

当然了,生产的广度上也有了突破,黄桥镇农民们生产的小提琴干掉了日本同行,市场份额达到了恐怖的世界一半,而且不是低端玩意,很多是中高端的。另外一个村子的农民们控制着全世界最大的快递产业,简直恍若隔世。

大家看到了吧,整体是需要外界的帮助的,外界拉一把,也就是我们民间说的“贵人”,贵人是高阶层的,你的问题在他那里不算问题,他可以把你从底层拉上去,拉上去之后看情况,有可能就进入高阶层良性循环了,形成正反馈,螺旋上升。也有可能是锁死在了一个稍微高一些的层次,只是比之前强一些。

多年以前我从一个我觉得最有脑子的人那里学到了一句话,他说小孩靠教育,年轻人靠勤奋,中年人靠运气,老年人注意前列腺。

教育也是个“贵人”,知识本身就是上帝,可以超度一些人,而且相对平等一些,毕竟你现在在网上可以看到耶鲁大学的心理学课程,还是翻译过来的。到现在了还有糊涂蛋在问看书和教育有什么用,如果真接受了正儿八经的教育,就不会问这么蠢的问题了。高考其实是“教育”这个上帝的对你的一次救赎,把你往上拉几个阶层。

我们说另外一件事,大家感受下。犹太人,以往中国人对这伙人的了解就是“聪明”,其实吧,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大家可能不知道,如果严格讨论血统,原始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就是现在那帮穿着帐篷的人,是同一个血统。你如果坚持认为犹太人种族智商高,你得顺便相信阿拉伯人也智商高。

——二号头目《为什么绝大部分人都掉进了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