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意料之中。

年后再接再厉吧

今天北京再次严重雾霾,真的伸手不见五指。

大白天,看不到马路对面大楼。
跟末日城市一样。

这种情况,居然只是橙色预警,不强制停工停产停课。

不过今年冬天雾霾有点多,经常停课停工,可能政府也怕乱套吧?

两点就醒了,四点还没睡。

这种状态不好。

要沉得住气。

什么是生活呢?

rui已经失眠很长时间了,她的焦虑不止一个方面。

很多时候,也不知什么是对的。但只是总跟自己较劲不好。累。不健康。

集中精力在一件件有价值的事情,比瞎琢磨有价值的多。比如看一部电影就写一点影评,即便不用在乎什么逻辑或文采,按照某种套路坚持下来,也很可观。

比如恢复看书的习惯,每天看几页,多长时间看完,不写书评就整理点笔记,也是好的。

从今天开始吧。不过现在先睡觉。

2017年1月3日

为了电影课,把《门口的野蛮人》看完了。

之前看那么多次都没看完,这次虽然看完,但中间都看睡着了。但整体终于明白讲什么了。

说实话也需要决心。

今天说起电视剧,说起当年《冲上云霄》的演员,同事说喜欢张智霖和吴镇宇,我说喜欢马德钟,同事惊讶为啥喜欢马,我说吴镇宇属于有才华但性格过于突出导致混不起来,她很小声且快速的说了一句然后说:说多了,马上就跑了。我想了一下,反应过来,她说的那句话是:你也是。

但这话是曾经在一次一起吃大盘鸡的兰州拉面馆,我自己说的,哈哈。

不过不重要了,先过年吧。

等待是痛苦的,不如做点有价值的事情。年前把电影课录了,年后怎么着还不一定呢。

不要太天真,不要太耿直,差不多就行了。
难得糊涂。装傻也是智慧。

坚持了15天不更新朋友圈,保持的很不错。

三声:我们在东北四平,遭遇了网大“黑帮”|文娱地理

作者 | 齐朋利

四年前的夏天,四平市人民剧场的二人转演员张浩跟人打赌,他要拍一部一个月点击量过30万的片子,最终,这部名为《四平青年》的网络视频播放了近千万次。

《四平青年》所衍生的网络大电影系列(以下简称“网大”),成为互联网娱乐内容的头部。在爱奇艺发布的截止2016年11月的网大总票房榜单上,2016年11月7日上线的《四平青年之浩哥大战古惑仔》获得9580982.50元的分成金额,名列榜首;2015年8月20日上线的《二龙湖浩哥之狂暴之路》,分成金额为2202511.50元,名列第七;2016年1月18日上线的《四平青年3偷天换日》,分成金额为1737212.50元,名列第十。

几年前王丫米在《博客天下》的时候来过我们公司,工作上的事。那时候《博客天下》大约是最后一本借着web2.0风起云涌的新刊了。现在想想看,说回光返照也不为过。

从前还参加过他们的一次年会,印象极为深刻。那次还有《挣钱花》而火的那个歌手川子,以及当年微博火起来最厉害的公众人物是于建嵘。打拐的邓飞都是其次的。

然后今天看到被踢出局的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又写了一篇文章《钱啊》,说起和王丫米的关系,以及在她生病期间发生的那些事,虽然也只是一面之词,但现在的90后CEO的确成长很快,经历这么多磨难,敢于壮士断腕、及时止损,也是莫大的勇气。

了不起。

据说周亚辉在上一次余小丹发表微信文章之后,铺天盖地的热议,也扛不住发朋友圈抱怨自己都没法解释自己背锅的委屈。

不过各执一词,敢于打破规则不吃哑巴亏,也是90后与80后的巨大不同:死也要死个明白,绝不会一声不吭的冤死。最起码要大喊一声啥啥口号的,青史留名。

这一点上,很佩服他们,这一点上,80后还是太有奴性了。

我也是。得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