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8日

李娜《邓文迪默多克:豪门婚姻的爱与战争

为什么两个人会相爱呢?

对默多克来说,他和妻子已经冷战好几年了,本来就出于情感空虚状态。

他喜欢东方,对这个神秘的国度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征服欲。因此,一个年轻的,聪明的,又那么热情大方的东方女性出现在他面前,他会动心也是情理之中。

邓文迪爱默多克什么呢?他那时已经是个60多岁的老人了。

我发现,其实很多人对年龄和魅力之间的关系有误解。

我读研的时候,有次去听一位院士的讲座。那位院士已经70多岁高龄,满头银发。当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时候,和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当他站在讲台上,打开ppt做报告的时候,激情和魅力一下子就散发出来了,你会忘记他的年龄,只会觉得,哇,好有吸引力。

一个人的最大的吸引力,来自知识,智慧,专业度,阅历,甚至是权力。以及这些东西叠加在一起,释放出来的强大气场。

因此,当邓文迪和默多克的交流过程中,一定也真心地被这位传媒大鳄的强大气场所吸引。

李娜:《邓文迪的原生家庭,也是一言难尽

邓文迪从小就是被忽视的那一个。比起贫穷,我想更令她耿耿于怀的,是从来没有得到过父母的爱。

因此,邓文迪从小就格外争强好胜,拼命努力读书,各个方面都渴望赢,想以此来证明自己虽然是女孩子,但一样可以很优秀,不比男孩差。

少女时期的邓文迪,给人最大的印象是「懂事」。她自己上学,自己做饭吃,学习之余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读书。后来在财富和名利的旋涡中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她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无论做什么,我都尽心尽力。家人和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总是伸出援助之手。”

在原生家庭里被忽视的小孩,通常就是这样,心里仿佛有一个永远填不满的黑洞,为了一点爱和认可,可以倾其所有。

纵观邓文迪的早年生活,可以说她的行为模式是被恐惧感驱使的。后来听从父母的意愿,考上了广州医学院,父母希望她将来能成为一名医生,好照顾自己的晚年生活。

但是邓文迪却想逃跑了,于是她悄悄地反抗,一边在医学院读书,一边学英语准备出国。

不得不说,太佩服邓文迪的「敢」。那个年代,出国留学的人凤毛麟角,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学费是一笔极其高昂的费用。可邓文迪竟然敢做梦。

我发现原生家庭没有得到过爱的小孩,很容易走上两种极端的路途。

一种是永远活在缺失和遗憾里,余生都在讨着爱的补偿,因此很容易被一颗棒棒糖就骗走,陷入更大的缺失和深渊;并且,自信心被一直打压,他们梦想的翅膀很早就被折断了。

另一种,是看清真相也接纳了现实,反而活开了,不再被环境束缚,他们自我激发出了勃勃野心与进取精神,因此能活出超越原生环境的格局和价值观,走得更远更远。

很显然邓文迪是第二种。

所以她后来也说,感谢父母对她的严厉,让她很早就明白好好读书受教育的重要性

原生家庭一言难尽,但总的来说,邓文迪是幸运的。她最大的幸运在于,她有机会接受教育,并且热爱读书。

为什么同样原生家庭缺爱,会有两种不同的结果呢?

对于邓文迪来说,我想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可能来自于天赋。

要承认,人的天赋和能量是生来不同的,尤其是能够大富大贵的人,一般都是天赋里具有很强的能量,以及想要冲破现实,获得巨大成功的欲望。

另一方面,是读书带给她开阔的视野和见识

因为被忽视和冷落,邓文迪从小喜欢读书,可能也是对现实的一种逃离吧。尤其是15岁之后,父母和姐姐弟弟都离开了徐州,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煮一锅饭可以吃上一个礼拜,放学回到家也没人说话没人陪伴,唯一能消解寂寞的事,就是看书了。

人的经验,一部分来自直接的。是你生活的环境,认识的人,经历的事情带给你的。另一部分是来自间接的,你读过的书,听过的故事,它们启发你思考。

为什么间接经验那么重要呢?因为我们生活的时空是狭隘的,局限的,只有间接经验,才能让你活在更广阔的时空坐标里。

总之,18岁那年邓文迪决定去美国留学,没有钱,也没有得到父母的认同,可是她义无反顾地决定了。

反叛,当然需要勇气,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可以承担自己选择的一切后果」的认知能力。很多人抱怨原生家庭,但是不敢拒绝父母的任何一个要求,不过是不敢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罢了。

邓文迪决定去美国,并且对爸爸说“出国的学费我会自己挣的,不会用您和妈妈的一分钱”。

爸爸是这样回答的,“我跟你妈妈工作忙,从小就没有多少时间跟你们姐弟几个在一起,现在你的姐姐们也嫁人了,你又要去国外,机票那么贵,你去了就应该几年内不回来了,回来也该结婚生子了,我们父女之间的缘分看来也该到头了……

邓文迪的出走,应该是带着悲愤和决绝的,但是如果人生可以从来,她定然也不会做一个任人摆布的乖女吧?

内心强悍的人都有这种特异功能,就是可以自发地生长出一层坚固的保护膜,隔绝掉世俗人生的艰辛与苦难——他们有着清晰的人生目标,有着蓬勃的希望,因此被放置到任何环境里,都是压不跨的。他们对于环境,有一种超脱的情怀。

——李娜《嫁入豪门之前的邓文迪

后面还写到:
1995年,邓文迪终于如愿以偿离开加州,去了耶鲁大学读MBA。这一年,她27岁。

了解这段往事的过程中,其实我是震惊的。从到达美国,到去耶鲁读书,邓文迪用了7年的时间。这7年,她经历了第一段婚姻,经历了离婚,和第二次恋爱,每天学习之余就是去打各种各样的工。

毫无疑问她肯定也见识了美国的花花世界,切身体验了国际大都市的繁华,迷离,和金钱带来的便利与好处。可是,她始终没有迷失自己。既没有在感情中迷失,也没有被金钱所蛊惑,她坚定着自己的目标,就是要读名校,接受最好的教育。

这是一种了不起的「定力」,没有理性清醒的头脑和顽强的意志力,是不可能做到的。多年之后她接受采访,说最感谢的就是教育,说自己是教育的受益者。很多人不以为然,我觉得这是真心话。

进入了耶鲁的邓文迪,变得如鱼得水。

这所世界级名校里,汇集了各个国家的精英人才,热情开朗,擅长交际的邓文迪,很快就结识了很多高层次的人脉。比如,李宁的太太陈永妍,就是邓文迪在耶鲁结识的,后来邓文迪还被介绍到了李宁的公司工作,李宁夫妇也帮她打开了后来与政界和体育界关系的大门。

耶鲁大学的求学时光,对邓文迪来说快乐又浪漫。日后回忆起来,她这样描述,“仿佛全世界最优秀的人一起做朋友,坐在花园一样的校园里,成天在一起聊天,谈理想,谈世界大事,人人都关心政治、世界和未来。

现在的很多网友聊起邓文迪,会质疑她为什么长得不漂亮,却吸引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

我觉得大众对于女性的美貌还是有着不切实际的误解,以为一副漂亮的皮囊才是女人最大的魅力,其实不是啊,高层次的男人更欣赏聪明有头脑的女人,再说,邓文迪身材高挑,她不是娇媚那一挂的,但也绝对算是知性美人。

嫁入豪门之前的邓文迪,其实人生的主旋律就一个:读名校,接受最好的教育。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单枪匹马闯荡美国,用自己年轻的身体去交换过金钱,也背负了忘恩负义的骂名——其实这一切充满风险和辛酸,并不是谈笑间就可以做出的选择。

亦舒的小说《喜宝》里,姜喜宝和她的糖心爹地在一起,最初的想法也是为了他资助自己读书。可是,久而久之,她被满抽屉随便用的钞票和价格昂贵的礼物迷了心智,消减了意志力,也荒废了学业。

邓文迪的经历当然无法复制,也不值得提倡,但是她身上那种勇敢和主动,坚韧不拔的意志力和清醒的自我认知,是我欣赏的。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如果有这份「坚韧」和「清醒」,即使不去走捷径,也足够活得精彩而自由。

微信读书上有一本叫《沧浪之水》的书,作者阎真。

其中一段书里说:

“你不知道那个圈子里有多冷,见了面都热情的不得了,其实全靠你来我往才能把热情维持下去,谁跟谁真的是哥们儿?老百姓拿什么你来我往?没有,就说不上话”

吴带飘风在这段上做了书批:

老张对小张说:“儿子啊,江湖是什么?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点进去,发现这本书已经下架了。

是谁说在看《血疫》的?A姐主演,只有6集已完结,实在太恐怖了。这本书由著名非虚构作家理查德·普雷斯顿所著,曾长踞《纽约时报》非虚构类畅销书榜首达61周。

书中的内容皆取材于真实事件和对亲历者的采访。

普雷斯顿因此获得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颁发的防疫斗士奖。

他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以非医师身份获奖的得主。

有点像《沼泽怪物》,后者一集就吹爆,然后被砍。是否吹爆需要自己看过才能判断,但只能说明恐怖片的确不能拍的太好,因为好到信以为真,容易心生恐惧。一旦心智被恐怖占满,就成人形野兽,行走的妖魔,跟变异人丧尸没什么区别了。

《沼泽怪物》被砍可能不全是因为预算原因,而是这个题材刻画太深刻,容易让民众信以为真,容易引发恐慌。

难怪当年《行尸走肉》如此之火,因为表现的不是丧尸,而是人性。

昨天林志玲突然宣布婚讯,一个日本组合的成员,比她小几岁,在日本拍舞台剧认识的,认识8年,据说相恋半年。

微博上因为这条新闻已经炸了,高票的评论居然是准新郎微博下的这一句:“大哥,你谁呀?”大量的人发朋友圈要卸掉高德志玲姐姐的语音,导航没了。

然后今天又发一条公告,说迎接新生命,暗示女神怀孕了。林志玲守候这么多年,终于迎来爱情。虽然奉子成婚,但可能小生命的到来也才让她终于心生安定感,想要稳稳的幸福。

这样看起来,相恋半年这个说法应该不可靠,他们不是忽然从朋友变成恋人的,孩子也不是酒后乱性之类的意外。

林志玲是优雅和克制的代名词,隐忍多年,志玲姐姐这个形象,不是谁都能多年如一。她有挤压如死火山武器库一样的憋闷,强压着负面情绪,但心善人好,配得上幸福。

宁缺毋滥不是坏事,虽然不知道她的这段婚姻十分长长久久,但,吃过苦、寂寞过、悲伤过、奋斗过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懂得珍惜,才懂得爱是来之不易的

早前知道林志玲没有放弃真挚的初心,依然向往爱情,期待幸福圆满。她几次冻卵,吃尽苦头,结果卵子被无良医院几年后不经通知就销毁了。

好在,44岁的她结婚了,怀孕了,祝她幸福。

女神的幸福,从秋冬春,一直迎来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