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7日

在《知否》小说做笔记,里面有两个相似的食物中毒情节:
一个是康姨妈骗了王氏,用银杏芽汁给盛老太太的点心里下毒,幸亏盛老太太胃口不好没吃两口,加上明兰发现并抢救及时,盛否则老太太就没命了。
一个是圣德太后哄骗容妃给新皇下毒,文中也写到:亏得咱们皇上洪福齐天,因前儿彻夜批折子,那日早上就有些不得劲,素日爱吃的酥茶酪子只用了两口……真是老天有眼了……
于是当时有感而发在微信读书里做批注:跟盛老太太一样,被下毒的点心没吃多,真贪嘴了就翘辫子了,也是幸运。自古以来当皇帝都是高危职业,无数次被下毒被暗杀,满朝文武各怀鬼胎,后宫嫔妃斗成一团,如果随心所欲会被轻易借口造反,可不就是孤家寡人吗?太不容易了。
要点1:身居高位,饮食习惯是机密,再喜欢也不能多吃,以免中毒。小心驶得万年船。
要点2:皇帝国王领导人是高危职业,暗杀下毒是家常便饭。
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一生十分传奇,其中之一是美国中情局对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进行了总共638次未遂暗杀,这其中还包含有些计划了但没实施的。卡斯特罗能活到90岁高龄寿终正寝,靠的不是古巴高超的保镖防卫能破解暗杀,最主要的应该是情报。但乱糟糟的古巴对比强大的美国,不止差了多少个等级,情报水平怎么可能那么高?
一搜索果然特别,卡斯特罗2016年11月去世的时候,习大大居然破例亲自飞到乱哄哄的古巴去吊唁,而不是按国际标准发个唁电算了。不仅如此,去世前的两年2014年卡斯特罗88岁的时候,习大大也飞到古巴去看他。
习大大为何亲赴使馆吊唁卡斯特罗?
人民网的答案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共产主义”。
估计是2014年卡斯特罗开始辞路,安排接班人和平稳过渡的后事了。要知道,古巴是共产主义国家,卡斯特罗是古巴共产党的最高领袖,能得到国家政权,当年必定有不少中国的支持,而中国之所以竭力支持,不只因都姓共,而是古巴跟美国最南部领土只有174公里的距离。
回到刚才的主题,卡斯特罗被称为是被暗杀次数最多的国家领导人,之所以能躲过暗杀,不是靠保镖防卫,而最主要的是依赖情报。这些情报显然不全是出自自身实力,而大量来自政治庇护,古巴没有那么大实力在美国安插那么大量的卧底,这个力量基本只能来自中国了。忘了张召忠还是谁曾经说过,中美两国在各方面的互相渗透,已经到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当年能以悬殊的实力差距,挤走美国支持的国民党,靠的不是军事或经济,而是政治和文化。我党的政治斗争的实力极强,转折点就是两次联合抗日,渗透到国民党的血液中。
微信读书上有读者说:
不见荷:这么一说,清朝皇帝吃饭,每样菜都不能超过三口,不能让下面的人看出来有什么偏好,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关键时候能保命
辛夷:韩国领导,朴……韩国总统才是高危职业[尴尬]
我说:韩国从制度上总习惯对退休的最高领导人搞清算,这一点非常不好。人无完人,更何况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天天在刀尖上做大量决策,很多国家大事的犯错率是有概率的,但把全部责任甩锅给一个最高领导人是不负责任的。很多政府决策也是内阁的集体决定,每次新总统上台都要踩在前任的尸体上任,会导致每次接班换届的时候朝局动荡,每任总统交接时都很仓促(前任怕被清算赶紧跑,继任赶紧追杀他们做垫脚石),各种政策都会被彻底推翻,没有连续性,不利于国家的可持续性快速发展。就像接力赛,每次接力都要把前任那棒狠打一顿,以显得自己比前任厉害,但这耽误的功夫最终会影响整个赛程的速度,损害的是国家利益。
终于明白为什么总说咱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一定优越性,其实重大在强调核心班子(类似内阁)的集体决策有序高效,加上领导人的健康带领,一般出不了太大差错,如果遇到明君,发展更快。
美国两党制,每任总统在两党之间竞争也是消耗,新总统登基也要推翻旧总统作为对立党的一些政策,国策的重点和节奏总在变化,所以精英统治看似民主,但是效率其实不高。
哪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在任期间都会经历无数次暗杀,但每次都被自己国人尤其接班人清算,这个传统是个悲剧。不知道韩国从什么时候有这个传统的。美国制度就好一些,前任总统卸任,政府会有专人保镖并专项资金保证老总统体面退休和安享晚年。咱们国家更是每次大典都要把在世各种前任搬出来上镜上座合影,前任的绝大部分政策和未完成的项目都会落实,这种制度会保证做国家计划的时候会跨越任期而更思虑长远,至少前任卸任不会被党内清算。相比之下,韩国总统不少是被自己人清算的,次次都这样。有点跑题了,不过韩国政府的确很多槽点,估计也有点美国人的挑拨影响。
知否这本小说篇幅很长,前面铺垫也极长,其实很聪明,隐藏了后面的权斗的锋芒,这本书不亚于一个女版《琅琊榜》,前面两千多页絮絮叨叨讲明兰的家庭故事,其实是背景,也是成长过程,明兰韬光隐晦,积聚实力,偶尔出手锻炼能力,展露实力,也是逐步成长的过程。她刚嫁到明争暗斗的顾府(小秦氏和顾大郎和各房顾家后人),没有迅速俘虏(曼娘风波)或牺牲(小秦氏屡次发难),也是因为在盛家有足够的锻炼,有了足够的见识和斗争经验,积累了充足的实力。华兰大姐是嫡女,大方得体修养深厚,高嫁到袁家还被欺负到差点丧子失宠,最后扭转过来,除了自身努力忍辱负重以外,还有明兰的助力(出主意围魏救赵,让华兰老公的姑姑给华兰公公赠妾,从根本上解除了婆婆的反复压迫)。
顾二郎身在军队和朝堂,结交的其他军将权贵,其实也是明兰也犹如身在朝堂。先皇的三王子和四王子夺嫡逼宫,八王渔翁得利继位,故事内核像极了康熙末年的九王夺嫡,也像极了《琅琊榜》,太子桓王夺嫡,却是靖王登基。明兰老公顾二郎护主有功,成为朝堂重臣,跟同样护主有功的将军们成为新皇嫡系与朝堂上的旧臣争权夺位换班子,明兰的处境也很像。顾家大郎没有子嗣,原“皇后”小秦氏恋战夺权想要立自己的亲儿子做继承人,想要把顾二郎及明兰的继承权剥夺,大宅门里侯爷的爵位之争,也像极了朝堂上的储位之争。顾二郎在明兰的辅佐和配合下,一路打怪顺利继承爵位,然后府内被安插了一堆旧势力的细作卧底,不断想破坏顾二郎和明兰的联盟,瓦解新候府的政权。小说最后,小秦氏最后的反攻:火烧明兰的新候府,像极了朝堂,新皇未雨绸缪引蛇出洞一石多鸟,故意借剿灭西北外敌的机会来一锅端掉圣德太后在西北盘根错节的势力,故意露出京城中空的破绽,引得旧势力圣德太后一派来反攻。明兰怀二胎也是契机,老公顾二郎被调走去西北剿匪然后神秘失踪藏起来,新候府中空,小秦氏借皇宫内乱之机来围攻明兰主管的新候府,两者情况如出一辙。。。
暗杀手段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各国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内都经历无数次暗杀,不能靠见招拆招,而是主要靠防患未然。

40+的大叔级男演员,是事业的第二次高峰,比30+的男人成熟,或儒雅或幽默,事业经济基础更牢固,阅历丰富,更知冷暖,有分寸感,又没那么多幼稚的需求。

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被称作大叔。是个黄金年龄。

这波男演员从前有陈宝国、陈道明、唐国强,但现在他们已经老了,奔60了。后来有王志文、濮存昕、赵文瑄、秦汉,他们现在也老了。

现在的有靳东、张嘉译、于和伟、张震,人设崩塌的还要吴秀波和黄海波,不怎么红的还有孙红雷,曾经红过但面临无戏可演,开始演综艺。

40岁对男演员也是一道大坎,就是30岁的女演员是大坎一样。40岁的男演员非常需要转型,不能总假装30岁的颜值,一直装下去蹭演偶像剧,黄晓明再不转型,40岁后怎么继续演帅哥的人设呢?当年陈宝国陈道明唐国强的转型期非常痛苦,演了很多领袖和皇帝,但放不下偶像身段的陈道明无法接受老农民这类的角色,也不能像唐国强一样坦然接受颜值衰老的自然规律,所以好几年无戏可演了。

于和伟算是这几年一直熬出来的大叔型男演员,靠着《大军师司马懿》的曹操一角,精湛的演技的确经历了漫长岁月的磨练,这几年也掌握了创作主动权,开设工作室自己融资制作影视作品了。陈道明估计是老派,没有早做图谋,市场上也没有流量的积累,突然某个时刻,发现英雄老矣,无用武之地。

跟于和伟发展路线类似的男演员,还有两个,王千源和李乃文。

王千源当年拍过不少电视剧,比如最喜欢他在2005年电视剧《追赶我可能丢了的爱情》里的角色魏劲戈,那时他还叫王锦鹏。后来2010年电影《钢的琴》里在东京电影节获奖,开始走向大银屏。

2014年跟张震刘诗诗一起主演电影《绣春刀》,还有许鞍华的《黄金时代》,吴宇森《太平轮》,2015刘德华《解救吾先生》,2016张一白《奔爱》,2017舒淇《健忘村》、范冰冰《空天猎》、郭富城《破·局》,2018张艺谋《影》、袁姗姗《龙虾刑警》,2019包贝尔《大人物》。电视剧也同期也在拍,事业发展算不错。

王千源和李乃文是中戏的同学,关系非常好,但俩人形象都不咋样,于和伟也是形象不够帅,他们这种无法靠颜值吃饭,接本子反而戏路更宽,只能靠演技反而闯出一番天地。

今年年后在湖南卫视接档《知否》的电视剧《逆流而上的你》,看了三四集就看不下去了,唯一的动力是看李乃文和刘威葳的这对熟龄cp,尤其是李乃文,这已经是他第N次饰演医生了,这一次是妇产科医生,之前跟靳东在《恋爱先生》演牙医,张嘉译宋丹丹《美好生活》里演心脏科医生。王千源在《追赶我可能丢了的爱情》里也是一个医生,特别喜欢他那个角色。

李乃文饰演的医生角色都是又深情又幽默,看采访,生活里的李乃文也非常幽默,演技精湛,可惜就是不红,连宋丹丹都调侃他之所以不火大约因为颜值。也许得像于和伟遇到曹操这种角色才能真的火起来,而且必须是戏份足够多的主要配角。

虽然演员都是有人设的,私下里的李乃文也有颇多的红颜知己,不知最后是否会演变成吴秀波那样,但这种没有偶像包袱又很幽默的大叔演员,的确不多了。

40岁的时间匆匆而过,一旦进入50就是老年了,不仅演不了爸爸大叔皇帝领导人的角色,惨的时候都只能演爷爷了。

其实称呼李乃文为偶像不太合适,但他的颜值的确也无法够得上欧巴那种老公。

这几年喜欢的演员有所变化,国内男演员变成李乃文、王千源、张震,国内女演员开始喜欢闫妮。

喜欢配角超过主角反而是多年来的一个偏好,比如特地把郭敬明电视剧《夏至未至》找出来看,其实是看白敬亭和郑合惠子的颜值夫妇的cut,比男主女主有趣多了。

进入2019,尤其喜欢李乃文。看看他今年能不能火起来,希望还有好作品。

2019年2月16日

原来学海无涯苦作舟,讲的是终身学习。小时候理解字面意思,但应试教育的后遗症是所有教科书出现过的内容,毕业后再也不想重新翻看,哪怕这是好东西,哪怕学校里学的是片面甚至是偏颇的。
比如《西游记》,原本小说从来没看完过,86版的电视剧倒是看过很多遍,但年纪小,都是看热闹。而且,最要命的是,大部分剧情在长大后都忘记了。
看过很多西游记的改编作品,从最出名的周星驰改编《大话西游》系列,到今何在《悟空传》,到赵丽颖冯绍峰版《女儿国》,到周星驰后来改编的《西游伏魔》《西游降妖》等等。
尤其是今天重新看了《女儿国》和《悟空传》,虽然跟西游原著的剧情有很多区别,但这些改变作品都各有出色之处。
比如电影《女儿国》里,唐僧师徒四人是在取经途中误入忘川河而进入女儿国的,这忘川河是人死后过鬼门关时黄泉路的尽头啊!
百科上讲: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人死之后要过鬼门关,经黄泉路,在黄泉路和冥府之间,由忘川河划之为分界。忘川河水呈血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 忘川河上有奈何桥,奈何桥边坐着一个老婆婆,她叫孟婆,要过忘川河,必过奈何桥,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投生转世。
电影的改编里,忘川河的出口有一道门,估计这个就是鬼门关,如果这门的一面是生,另一面是死,那女儿国的这一面是冥界还是人间呢?
如果按照唐僧是从人间误入女儿国来推断,那估计女儿国是最接近冥界的最后一处人间。女儿国的终端就是海岸线是一望无垠的苦海,苦海与人间大陆之间还有最后一片缓冲地:黄泉路与忘川河。
电影里忘川河的河神是林志玲演的河神,雌雄同体,因为忘川河是黄泉路与冥界的分界,河上有奈何桥,桥边坐着孟婆,未亡人喝了孟婆汤,把今生所有记忆都放在忘川河,才能过桥出门转世。所以林志玲演的河神拥有代代人的记忆,积累成执念。
女儿国是《西游记》的第54回,全书总共100回,这一关闯过来,西天取经之路就走过一半,应该是重要转折点。
搜了一下西游记的历史,原来历史流传下来各种版本,早前二师兄这泼猴不叫孙悟空,元末以后的版本里才渐渐有了这个名字。大家都知道唐僧的原型是玄奘,但孙行者的原型却是一个胡人(外国人),这个胡僧也是高人,并非玄奘的徒弟,只因敬佩玄奘取经的精神,特意一路护送到玉门关(怎么有点像革命党人誓死护送孙中山的赶脚)。在西部山洞里留存下来的古代壁画里,能看到唐僧和胡僧牵着马西行的画作。
不过不理解的是,电影版《女儿国》里把梁咏琪饰演的女儿国国师的形象设计的很奇怪。
梁咏琪的人物身高比赵丽颖高大很多可以理解,毕竟梁咏琪是托孤国师,把赵丽颖这个小女王从婴儿一直守护长大,需要身材高大显得伟大和地位高。但一开始那个发际线刻意夸张的后移,不仔细看,快跟秃子和尚一样,仔细看她又想清朝辫子男人,那眉毛都快飞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设计意图。
后面的梁咏琪为了救昏迷的赵丽颖,和国民们剪发结成灯芯做长明灯,梁咏琪此时形象才略微女性化形象,卸掉国师冠帽露出长长的头发。总之梁咏琪这个国师形象有点像日本的什么形象,也说不好到底是和尚还是武士,有点像日本男武士的那种形象,武士道吗?导演是想往这方面引导吗?
过去是绝对不会看《女儿国》这种电影的,这种贺岁商业片就是圈钱去的,场面宏大、剧情热闹、颜值能打,但内容核心,还是不那么牛。这部《女儿国》好像是2018农历年的开年大戏,票房很好,据说五亿多。就像那部魔幻电影《画皮》,是很成功的商业片。不过也像《钟馗伏魔之雪妖魔灵》一样,根据中国传统文化故事改变,加了魔幻色彩,也增加了现代特效大场面及价值观,剧本还是下了功夫的。只不过《女儿国》为了保证商业票房,很多故意设定的喜感和梗,也打破了剧情的紧凑性和连贯性,影响了深度和艺术性。但这些大胆的改编,还是值得称赞的。

原来当年比特币被炒上天,是因打老虎被封了账户导致资金流向金融市场,洗钱的黑户里金额巨大,无处兑现,定向买入比特币导致炒成天价。这么看,当年上市40天连续36个涨停板的暴风影音也难逃洗钱的性质。

所有突然连续暴涨暴跌的股票,绝大部分是人工操纵,打击白手套,也是收回国沓。

看到导演说报道说近年来抢银行减少很多,因筹划和武器人员等成本高,抢了几百万很重却要跟一堆人分,风险高收益低,不经济。因此转为网络犯罪,电信诈骗及网络洗钱。因此才有这部电影。其实第一感觉是这部电影里,这么多内幕,估计是有内部提供案例,是主旋律。看结尾收的适可而止,不敢讲太深。但也不尽然,其实电影创作的很好。可惜评分低观众少。可能怕过度解读。

之前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在微信读书做的一个批注是关于“古代社会为什么由女权社会向男权社会过渡”。另一个书友般若说起婚姻制度。群婚,走婚,对偶婚,同居,一夫一妻制等。

因此想起为什么古代中国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而古代欧洲王室都是一夫一妻制,没有妾,只有情妇,情妇合法,但私生子没有继承权。应该宗教文化是主要原因,基督教强调一夫一妻制。

搜资料发现古代欧洲教会的权力比王室大,掌握的财富也比国王多,教会有征税的权力,国王反而受教会制约。教皇有给国王加冕的权力,不经过教皇加冕的皇帝都不合法,所以有些王储或王子要想登基,不仅要跟教皇搞好关系,还要巨额行贿。教皇也会主动索贿,不从的国王会非法,其他敌对国家或势力可以借此理由推翻他的统治。所以教会的神权与国王的君权经常冲突,中世纪的欧洲之所以黑暗,主要因为漫漫上千年的宗教战争,生灵涂炭,没有尽头。

因此想起《西游记》里,主角看起来是孙悟空,但实际上应该是唐僧。九九八十一难都是孙悟空这个石猴帮助肉身的唐僧打怪,最后一女儿国是唐僧自己闯过,这是情劫,最难的一关。

唐僧在整个西游记里只撒过两次谎。一次是骗孙猴子戴上紧箍咒,收服这个本事滔天的徒弟。另一次是骗女儿国国王办婚礼以获得通关文书,虽然书里没有多少文字表现唐僧对女儿国王动心,但经历前面那么多女妖精试图魅惑勾引的“历练”,唐僧都能坐怀不乱,最后成功离开女儿国时,骑马的唐僧在离开的路上停住了,他没有回头,停顿后又继续走了下去。应该是动过情。

前面的妖精之千方百计勾引魅惑,是为唐僧肉,是假意。但女儿国王堪称完美,连国王的位置都让出来给唐僧,可谓真情。若有一位无比完美的白马王子无比爱你,不论你是白雪公主还是灰姑娘,估计没几个人能狠心拒绝。若有一位无比完美的女王痴情于你,把所有赠予你,可能也只有唐僧能坚持理智、渡过情劫。

这么看,女儿国王的人设,跟前期的白娘子异曲同工——也是女神爱上负心汉,错付真心和爱情。白娘子在得道升仙的修炼过程久攻不破,干脆下凡历情劫,全部真爱和真心都给了小白脸许仙,结果被老道和尚一撺掇,就背叛了白娘子,盗仙草,生儿子,还不能换其真心,最后镇压在雷峰塔下,压了千年才升仙。

白蛇传和女儿情,想表达什么?人性的弱点是自私和不堪?想说最伟大的真爱也经不起考验?

这么看,佛教的宗主释迦牟尼佛,出家之前是已婚王子,有王位有臣民有财富,有美妻娇子,要啥有啥,十分完美,但非不满足要修禅,在一棵树下得道升仙、顿悟成佛。

白娘子和唐僧最后都成仙了,经历了凡尘的苦,体会凡尘的乐,尝了七情六欲的百般滋味,最后灭了人性,成佛成仙了。这种代价是他们的追求的吗?

古代女神要想成仙,也得抛夫弃子吧?哪个神仙有这样的故事?最早的观音其实是男人,后来流传来流传去变成女子。小时候只知道女娲造人的故事,貌似书上根本也没说她有老公。伏羲是女王的哥哥,伏羲和女娲这对兄妹恋结婚了,才造人有了第一批子孙。这对中国版的亚当夏娃,虽然不是肋骨克隆人,但也是一奶同胞的近亲。

看了张涛项永琴写的《婚姻史话》,提到:

“只要存在着群婚,那么世系就只能按母亲方面来确定,只承认女系。妇女所生的子女,只认知其母亲,而不知父亲。何况当时人们就误认为子女的出生只需母亲而不需父亲。”

于是联想到:

如果这么看,西游记里的女儿国里,的确不需要男人。女儿国之于唐僧,其实也是获取唐僧肉的意图,只不过这肉不是用于炖食,而是食色。

2019年农历年后上班第一天传出的大新闻,就是正式公布非婚子女可以随母亲上户口了。网上各种讨论,骂的多半是男性,赞的多半是女性。但生孩子上户口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养孩子的成本巨大,有能力生养孩子的女性都是女富人,剩下的不结婚的男光棍们,除了丑,更主要的原因是穷。太残酷的结论。

也是今年年初发布的婚恋统计报告里讲,《90后相亲新现象,女孩找爸爸,男孩爱姐姐》,最讨厌的相亲理由top5里,妹子们最讨厌男人三大特点是穷、矮、秃。而且,穷,是相亲男性最大的“硬伤”。男人们最讨厌女性的三个理由里,年薪高、年纪大、离异。

但这份解读文章里说的top5的排序更有意思:

男性最不受欢迎程度:年薪低>秃顶>矮>没户口但有钱>性格不好
女性最不受欢迎程度:颜值低>离异>年纪大>性格不好>年薪高
总的来说,年轻漂亮的女性和有钱的男性仍然站在鄙视链的顶端。

不过按照报告的图表,这个顺序好像反了。女性最讨厌男人的top1缺点是性格不好(感情基础),而男人讨厌女性top1缺点却是年薪高(经济条件)。

女首富的女儿国国王,肯定不是因为颜值高被唐僧抛弃的,估计最后一根稻草是年薪高地位高。书生美男子许仙号称爱比金坚,但如果心里没鬼的话,又怎么会被道士法海见缝插针挑拨离间呢?他心里还是有怀疑和自卑,只是从前不敢承认而已。并非他软弱,而是人性的弱点,他是人,是肉身,不像白娘子是千年蛇精。白娘子即便被捉不过是被法海打回原形镇压塔下,而许仙一旦被捉住弱点,失去的就是性命。人性的弱点,在于有软处,但反过来,人不同于妖精(魔鬼)或神仙(石像),也因为有敬畏。克服人性弱点只是一种理想,但一旦得道,可以超越自然法则,化腐朽为神奇,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看完今年大年初一上映的里程碑意义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故事前提就是这种不可能,末法时代的地球,美国人要把满载受精卵和种子的飞船发射走去寻找新家,而中国人的态度确实带着地球去流浪,全球建立大量动力发射机,通过燃烧石头为动力,带着地球逃离。目前的科学水平,这个实在不可能。但有着精卫填海、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等传统的中国人,人定胜天是顽强的文明,也行在100代以后,真的可以创造这种神奇,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回到这篇文章的主题,与其问“女儿国之于唐僧意味着什么”,不如说“女儿情之于唐僧意味着什么”。

千年等待,白狐得来三生石上一滴泪,白蛇想要西湖断桥一世情。

千年等一回。千年等待是佛教四大故事之一。

阿难一见钟情,化身石桥,孤独缠绕,忘不掉桥上少女回眸的浅笑。

电影《白蛇缘起》的歌词里,心弦动,情难了。峨眉千山,相遇断桥。

电视剧《宫锁心玉》主题曲《佛说》,五百次回眸只为你经过,岁月的蹉跎让爱犯了错。

电影《灵魂摆渡·黄泉》是个网络大电影,但拍的很有文化,鬼门关,黄泉路,忘川河,奈何桥,彼岸花,三生石,孟婆汤……过关,上路,过河,上桥,开花,刻石,心上泪。这种久违的佛教故事和鬼神文化揉在一起,的确很惊艳。

当初看韩剧《鬼怪》,大众感叹精致的工业制作带来高收视率的同时,我却感动于故事里贯穿始终的浓厚东方文化,现代与古代,来去自如,融入一体,这是画龙点睛的灵魂。中宣不让装神弄鬼很多年了,不是当政者愚蠢迂腐,而是当局者迷,大众的文化水平经历过文化断层后提升水平也需要时间功夫。

2019年1月31日

之前其实不理解为什么会有变态特别恋童。今天明白了。

公交车上一个女士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上公交车,大的十几岁个子有一米六多了,看似上初中了,小的只有六岁左右的样子,个子很矮。估计路途很长,公交车又很晃,看到后座有一男士也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女士问男士能否抱着他的孩子坐,给她带的小孩让个座。男士一直打游戏玩手机装听不见也不让,女的越来越气说话也不客气,最后还指责起来。男的依旧一句话不说,女的气急了要去车头让司机停车,我看女的再气下去不知会干出什么事,就赶紧说我抱着孩子坐着,让她的女伴叫她回来。

然后抱着孩子坐了一路,很多站。

这个女士看到孩子有地方坐了,就从车头回来了,虽然还生气但不那么严重了,气的还是大声指责了那个男的半天。我劝了半天,说大过年的,有话慢慢说别着急,后来她慢慢就放下了。跟她的女伴聊天,才发现他们不是亲戚,而类似于邻居或普通朋友,关系不是很熟,这小的孩子居然不是女士的儿子而是侄子,大的才是儿子。但这女士对孩子真好,不是亲儿子还这么努力争取找座。通过聊天知道这小娃应该经常跟她一起生活,每隔一段时间。孩子很乖,车上也不吵闹,坐一路过一会就困了。孩子比较瘦,也不是很重,抱着肉乎乎的,他一会就困了,感觉非常柔软的小娃娃。虽然之前没注意看孩子正脸,但感觉长的挺秀气的。最主要的是,他这个年纪的小孩一般特别好动淘气,有礼貌和安静的并不多。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乖的孩子,可爱。

所以终于解了当年的疑惑,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变态是恋童癖。果然孩子很可爱,简直是瓷娃娃一样让人不禁喜欢。心理变态的人有这个癖好,就能理解了。

这个疑问貌似很奇怪,但可能因为已经很多年没亲密接触很小的孩子了。情感的方式比较封闭,不想小时候见到小孩喜欢还忍不住摸摸小孩的也很多。

淘气的,任性的,没礼貌的,没教养的,这类孩子虽然惹人讨厌,但如果只是静态的照片不含有太多情景暗示,满脸胶原蛋白又简单天真的孩子,的确大家都喜欢。

不理解恋童癖的存在合理性,这个疑问貌似很奇怪,但的确很长一段时间里脑子像缺根弦一样,现在貌似一些智商又突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