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日

听YUE堂主演讲,别的没记住,结尾说到这么一句话:

“有些人步伐与众不同,那是因为他们听到了远方的鼓声。” ​——梭罗《瓦尔登湖》 ​​​

堂主的格局和水平都很高,以后要经常听。

雷光夏有一首歌就叫《远方的鼓声》。

远方的鼓声

词曲/演唱:雷光夏

也会拥有这答案是体会 而飘过那场雨也抚去了你身上还带着点幽微 远方正传来 欢乐的鼓声

记忆是一道渐模糊的门 在它的后面什么在等着

你可曾轻轻将它拥抱

再放开了双手 让它自由安静的天空 

陪伴街道不想解的梦 说服不了白昼用力奔向 

这旅程 你说会 懂得 会遗忘 会 失落

也会拥有安静的天空 不想解的梦用力奔向 

我说会 懂得 会遗忘 会 失落

也会拥有这答案是否已经都体会 而飘过那场雨也抚去了

你身上还带着点幽微

远方演奏的鼓声 别停歇

村上村树有一本书,也叫《远方的鼓声》。
他说:

一天早上睁眼醒来,蓦然侧耳倾听,远处传来鼓声。鼓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从很远很远的时间传来,微乎其微。听着听着,我无论如何都要踏上漫长的旅途

在远方的鼓声呼唤下
我踏上漫长的旅途
裹起一件旧大衣
把一切留在身后
———土耳其旧时民谣

看到侯小强在今日头条上说:

《九州·海上牧云记》看了10集,优劣大致了然。我理解片方和曹盾为什么不肯在前八集下剪子了。这部剧的最高成就在于视觉美学,前八集是这种美学建构的基座。父辈的恩怨、孩子的戏份的确可以删减,甚至两屏字幕即可交代清楚,但浩瀚的北陆,飘舞的铁链,飞扬的竹叶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登场了。若再交到电视台的刀斧手处,留骨不留肉,这部剧必然失去特色,沦为庸常。它的缺点也是明显的,频繁的闪回让人崩溃,但这是“长风刹不住”的常态市场策略,非战之罪。战之罪是什么?是剧情上无处不在的似曾相识感,男人争权、女人争宠、奸臣谋篡、亲王想反,全是按照人们熟悉的方式进行的命运既定,贵在抗争,这是《悟空传》的核心价值观。西方魔幻,东方神话,见什么拿什么,拼成一个七宝楼台。到目前为止,影像90分,剧本60分,单项突出,不及其余。对编剧来说,创世不是最高境界,读心和走心才是。希望在接下来的章节里,故事能Hold住影像,原创能Hold住借鉴。

“长风刹不住”,“非战之罪”。真是有文化。文化啊,久违的词。还是有很多高手懂文化的。要把《悟空传》找出来看看。命运既定,贵在抗争。

  • 战之罪是什么?是剧情上无处不在的似曾相识感,男人争权、女人争宠、奸臣谋篡、亲王想反,全是按照人们熟悉的方式进行的
  • 命运既定,贵在抗争,这是《悟空传》的核心价值观
Tags: ,,,,.

微信群里看到一点话,方式略五毛,但核心道理可能其实是这样的。

北京驱赶风波真相

        此前北京违建是在村长、大队长、地方管理部门眼皮底下拔地而起,政府管理不力,基层干部“不管”,从中获取很多好处。前年国家统一部署压缩北京人口数量,体现国家功能,中央给出了时间表,原本是可以理性而有序进行,但是由于基层干部已经拿了违建人员好处,缩手缩脚,所以拆除违建工作进展缓慢。最后不得不由一把大火演变成如今非常粗暴野蛮的强拆强砸驱赶外地人的行动,嫁祸于政府。从而转移、掩盖了违建经营者和基层干部之间的利益关系。

       从管理层面看,政府拆除违建理由正当,理所应该,如果从部署北京国家功能开始就动手拆除违建,旧宫和西红门两起火灾不至于白白搭上三十多个冤魂。而且政府也不会落下嫌贫爱富驱赶外地人的坏名声,影响极为恶劣。目前其根本原因在于既得利益者在执法过程中有意扩大政府和外地人之间矛盾,有一百栋违章建筑就有一百个渔利的基层干部,拿了别人手短。所以他们只有让事情闹大,大到谁都说了不算,把拆除违建故意演变成驱赶外地人,嫁祸于政府,制造搞一场运动,于是可以欺上瞒下混淆视听,从而逃避因贪腐不作为而被追责。当驱赶外地人遭到全国人乃至全世界人口诛笔伐时,政府不得不收拾烂摊子,抑或是又给大大小小贪官留了日后渔利的机会,未来说不定可以再巧立个明目捞上一把也说不定。

         老虎好打,苍蝇难捉。往往问题出在基层干部往歪里念经。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法制化制度化,如果没有法制化制度化,基层干部的管理难以到位。

     目前世态持续发酵,如果政府不出来澄清事实真相,揪出几个先期拿了违建老板钱而不作为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基层干部,事情会愈演愈烈。被粗暴驱赶的是贫困群体,是弱者,是基层老百姓,社会广大民众不仅同情他们,还会人人自危,所以从长远看,这样的粗暴行动会给社会留下一道伤疤,如是说在未来或许演变为社会的潜在隐患。

        用习总的话做个总结:‘’……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帐是记在了哪儿,一旦出了事情这个帐就把你全拉出来,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不要干这种事情,迟早都要应验的,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奉劝那些试图瞒天过海损公肥私者悬崖勒马。此是转发之贴,让我们互相传递,坚信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挫败一切阴谋鬼计,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国民沿着幸福健康之路前行!

另一个群里看到这样的公告,查了一下,央视及澎湃都发了官方公告。真的很像琅琊榜,又换掉一枚棋子,或者说,又拔掉一颗钉子。

朝阳区教委主任肖汶、副主任付琳被立案调查

2017年11月29日,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件调查情况公布。

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件发生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会同朝阳区纪委、区监委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启动相关调查工作。

经查,

朝阳区教委主任肖汶、副主任付琳,存在对民办教育机构监管缺失的问题;

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科科长韩斌,工作中存在失察失责、履职不到位的问题。

针对以上情况,朝阳区纪委、区监委决定对上述责任人员予以立案调查。

目前,全市正在开展幼儿园安全隐患排查、规范幼儿园办园行为检查、师德师风教育,市、区纪委监委将继续加强监察工作,对存在的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1.同业交流,过分追问数字既不礼貌,也很low咖。目的应是做法思路,看增量而不是看存量。领域不同,当下的结果并不重要。刺探情报其实都是公开口径,数量级大家都知道,眼界太窄,就不是交流了。

2.过分关心具体,不过是切葱花的。高级螺丝钉非常教条,轴劲儿上来简直不可救药。

饭店老板高薪请来一个御厨,让其做宫廷菜,说不会,只做过面点,让其做点心,说不会,只做过层饼,那就做千层饼吧,还是不会,老板怒了,你到底在御膳房做过什么?御厨说:我是御膳房专门切葱花的,千层饼里放的那种。

3.匹配度非常重要。今年下半年最大的感受是,很多时候不是项目不够好,也不是VC不够出色,而是双方的诉求不够精准的匹配。
有的VC只投某些领域B轮以后、投资金额千万起,尽管项目非常出色但还太小、阶段过于早期。领域和阶段不够匹配。

有的项目市场和盈利非常不错,但一些VC只投有压倒性技术壁垒的项目,投资偏好不匹配。

有的草根创业者市场彪悍,有的海归创业者技术团队超群,VC也有偏爱的投资风格。王刚、朱啸虎、曹毅、刘二海有着巨大的区别。

4.藏巧于拙,用晦于明。总是忍不住锋利,还是要藏起来,重剑藏锋。

昨天会上,某联合创人是其中一个圆桌论坛的嘉宾,认真听了分享,尤其去硅谷踏访那段。

有几点感受:

1.格局略小,好像不经常出去,尤其是缺少战略高度和专业深度。对某硅谷顶级公司的参访觉得很开眼界,说起一些业务细节充满新鲜,这样的认识程度,对专门负责商业化的高管有点扣分。

作为高管,这个格局和视野如果不加速提高,会限制企业成长。正常情况这应该只是一部分收获,很明显平时在国内对这家标的公司商业模式或自己业务真正的核心价值的研究不够,理解不够深。

2.说话的语气和语态等细节,跟之前别人觉得一亿太少的感受是一样的。野心大了,但对市场的敏感度不够,会员业务的快速增长让其盲目乐观了。

3.缺少危机感,该公司的优势不是一成不变的,但目前他们还仍觉得市场领先优势是压倒性的。实际上简单了解了一下,竞品公司在产品体验和横向产品序列的发展方面提高特别快,营收应该也高不少,他们也在开始加强实名制和电商等方面的部署。都宣称在两年后上市,虽然业务侧重不同,但因为都在同一营收领域有交叉,难免相互借鉴,也被业内尤其VC对比,现在貌似轻敌了啊。

4.用户结构层面,该公司用户年龄结构要比竞品高很多,粗略看起来,竞品以0-3及3-5为主,该公司以3-5及5-8为主。该公司的人口结构会在接下来几年内加速衰老,日活会有很大挑战。光靠某社区板块拉动活跃会不灵的,而且社区氛围会越来越老气。如果在未来某一个时刻出现断崖式下跌,就无法挽回了。虽然这一刻不会马上到来,但过去引以为豪的优势程度正在快速缩小。

就跟美国对标公司严重老龄化的问题一样,这是人口结构问题。

竞品的人口结构更年青,主体是0-3,它们可以越来越成熟,注重校园拉新就会调节。但该公司的定位注定了校园拉新效果不够好,因为主体用户是3-5,主打商务,只会越来越衰老。

前车之鉴就是RR网。RR网的关系链粘性比该公司强几倍,但现在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更早的案例还有CNren。

5.无论哪种产品追求商业化,都必须跟青年用户为基础,跟年龄结构尤其有关,这是增量。人口结构会限制商业化的最终规模。

虽然可能也会公开说用户以1-3为主、称3-5更出色而已,但市场方面估计更有感受,从拉新策略和产品调性,注定这是以3-5甚至5-8为主的话语权体系。都是换过一次以上的专业社区,老龄化一旦开始,特别陡峭。
如果大力发展PX业务,注定以0-3为主,3-5为辅,不然就做不大规模。但未来用户结构老化会成为最大的障碍,导致这块业务难以扩大到超级大的规模,而且四不像,哪段用户都不讨好。

以上都是大实话,没有经过详细润色,不好听,有些尖锐。表达能力和管理能力的确需要再加强,业务能力早已达标了。

补记:

1.查了一下,该联合创始人差不多同龄,虽然比我格局高,但还需更高,高出很多才行。

2.TL说,以TA的了解,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

3.Jie说:你说的到位,不过太大实话了

2017年11月29日

跟yanjie聊起大公司的高级螺丝钉问题。

某BAT的Team leader问起加班问题,说自己天天加班到夜里12点才下班,持续一年了。一细问,说自己亲自写文档……当然不累的要死才怪了。

明显方向不对,搞太多复杂的工作都是冗余浪费、无用功。看上去很美,然并卵。还说要做什么生态,简直是扯淡。用户太饿、想要吃馒头米饭,要先填饱肚子,你非做一桌菜,费力不讨好啊。钱/粉丝/流量,这三样,只要充分满足一样,就足以留住人心!不集中满足刚需,非花大量的时间做一堆花拳绣腿、酷炫舞技,有什么用呢?又不是表演节目。

想起微博一个段子:饭店老板高薪请来一个御厨,让其做宫廷菜,说不会,只做过面点,让其做点心,说不会,只做过层饼,那就做千层饼吧,还是不会,老板怒了,你到底在御膳房做过什么?御厨说:我是御膳房专门切葱花的,千层饼里放的那种。 ​

Page 7 of 333« First...«56789»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