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日

经济学家,闭门会议,这两个是关键点。

金融机构里朝高薪养的首席经济学家,是真的做研究,是有真东西的,因为动机是交易,是商业盈利,不像大学里,都是搞理论的。

当初也做过闭门会议,其中的精髓跟同事zhangying讲过一次。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奉上,都是实打实的武林高手之过招,一般人进不去也看不见的武林大会。这些是珍贵的商业经验,是不公开传播的真经秘籍,是武林顶级高手的江湖绝学,闭门切磋。这些封闭会议上交流的真货不是为了传播,而是真的碰撞和融合。这种等级的会议,是值得付大价钱的。参会者买的不是知识和信息,买的是可能性,从中获取意外收获的可能性。参会者买的也不是门票,是资格,是坐到牌桌上的资格,哪怕是坐到牌桌旁观摩大佬们比武的资格。

花重金买一个游艇会的会籍,必然不是在游艇会听到什么价值千金的商业信息或知识,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顶级的圈子,顶级的人脉,顶级的牌桌,才有机会跟大佬一起做生意,分一杯羹。

————————

自然界中一直遵行着一种运动规律,即最小阻力路径。

河水不需要计划自己的行进路线,却毫无例外的奔向海洋;江河不需要计划自己的蜿蜒曲线,却无不在遇到阻力时调整方向。

“我们可以说价格,像其它所有的东西一样,沿最小阻力线运动。它们总会怎么容易怎么来,因而如果上升的阻力比下跌的阻力小, 价格就上涨,反之亦然”。

——利弗莫尔:世界上最伟大的交易员

任泽平:房价2019年会报复性上涨,这轮调控将在18年下半年结束

近日,在“2017年财富管理与资产配置高峰内部论坛”上,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做了场20分钟的演讲。

虽然仅仅只有20分钟,但由于是闭门会议,来的又都是自家的核心客户,所以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奉上,可谓是干货满满。

对于大家最关心的房地产问题,任博也给出了自己的结论:想买房的人不用着急,只要土地财政没改变,在调控的尾期,地方政府比谁都着急,这轮调控会在明年下半年结束。我担心房价会在19年再次迎来报复性上涨

任博表示,目前PPI(工业品出厂价)持续下滑,预估会在明年上半年变成负数,企业生存压力大,继续维持这么高的市场利率不现实,货币政策将会逐渐宽松。

未来,我们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完全分化,监管政策一定是金融去杠杆,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货币政策更多的是盯宏观的基本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年下半年,地方政府会非常着急,而中央又有稳增长的压力,一旦限购限贷放开,房价可能在19年会迎来一次报复性上涨。

09年,12年,15-16年三次稳增长刺激经济都是这样,曾经15年房价5万的时候,我说要翻一番,很多人觉得房价太高不可能,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不得不说,任博的这番推断真的是大胆,在中央调房价的当下,笃定18年下半年调控会结束,而且19年房价会爆发性上涨,这不是啪啪打脸吗?

2

我们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完全分化

那任博的这番闭门推断可信吗?

要知道我们已经大不如前,09年我们可以刺激经济稳增长;12年也可以这样干;甚至15-16年还可以来一轮。

但这样刺激经济的后遗症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要刺激经济就得放水,而不管你怎么严防死守,最后都通通流到了房地产。

相比于08年,经济一年比一年困难,但北京的核心地段房价已经上涨了10倍。

如今的高房价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再涨是不是触碰了红线。

其次,在以往的几次放水中,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这么被动的局面,“全球央行”美联储处在加息缩表周期中。

如果别人收缩咱放水,务必对外汇造成非常大的压力,确实没有以往几次那么容易。

既然有这么多困难,是不是我们18年下半年就不会刺激经济了呢?

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主线,我们看看当下政府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周,周小川在一行三会上的讲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全球金融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要防范金融危机首先要保证金融机构的健康性。对那些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等现象零宽容。”

也就是说,相较于实体经济的死活,政府最在意的还是保金融。

这其实是个信号,第一,说明政府不希望房价大跌,第二,金融和经济早就融为一体,政府也不希望企业大量烂账。

不然就变成什么样呢?

不知道大家玩过《植物大战僵尸》的无尽版没,你越是救金融,结果烂账越多,越难救。

这肯定不是政策的目的,肯定不是美联储还没咋地,咱就自己先把自己给玩完,对吧。

所以,任博才笃定,我们的货币政策会宽松,而且我们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完全分化,监管政策一定是金融去杠杆,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货币政策更多的是盯宏观的基本面。

3

未来我们和美国也会越来越分化

未来,我们不单单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完全分化,我们和美国也会越来越分化。

正如这两天的央行参事所言:我们的央行不会像美联储那样缩表。

未来可能是,你缩你的表,我放我的水,大家互不干扰。

你可能说,这不符合经济学原理,美联储缩表,我们放水,汇率就会外流,这样会出大问题。

不但我们的外储消耗殆尽,而且央行的基础货币多数是用美元资产发行的,美元减少,我们就必须放出相应的人民币,才能保持货币平衡。

流失掉1万美元,我们就得被动的放出7.85万亿人民币,那不得被骂翻天。

BUT,骚年,你还是太年轻,经济学原理都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的。

在央妈屡次通过收缩香港人民币数量,抬升人民币价格,吊打人民币空头之后;

以及严防死守外汇流出,比如个人境外消费超1000人民币就要抽样调查,和最近核查几大民营企业海外并购投资。

最终的结果就是,外储是不能减少的,但我们刺激经济也是在所不辞的。

4

音乐不息,跳舞不止!房价长线将一直上涨

那18年下半年我们真的会放开限购,房价会在19年迎来报复性上涨吗?

我先说下我的结论,由于一些深层次永远无法改变的原因,我们的房价会99%的概率像美国一样持续上涨。

至于有人说长效机制可能会出,房产税可以改变?

其实房产税和土地财政没有太大的区别,一个是希望卖地赚税收,一个是从每套房子里抽税。

一个希望地卖得越贵越好,一个希望大家持有的房子越多越好。

要让大家持有更多的房子,除了刚需就必须有更多的投资需求,就得让买房的人有赚头。

房产税是真金白银的每月交钱,不可能收的太高,但即使收到2%,和每年的货币贬值比起来,确实是不值一提。

最终的结果就是,一部分不太殷实的买房需求减少,房价短期会下跌一些,长期从45度角上涨变成了28度角上涨。

房子将成为真正很难逾越的鸿沟,虽然我们向富人征了税,但也加速了阶级固化。

至于18年下半年会不会放开调控,那就要看是不是只有房地产才能拉动我们的经济,靠其它行不行。

但放不放开调控有什么意义呢?只要是刺激经济,不要说资金外溢到房地产,即使严防死守,也会偷渡过来。

只能说从08年之后的这一轮又一轮的房价暴涨,就是经济萎靡,央妈续命的必然结果。

虽然它不合常理,也不知道还能荒唐多久,但这就是最小阻力路径。

音乐不息,跳舞不止!

2017年7月1日

回了邮件。意料之中,到此为止。

《军师联盟》第18集,荀彧进言曹操,扶曹丕,但曹操仍执意想立曹植为储。荀彧紧逼,曹操晚上派人给荀彧送了空食盒,荀彧领会,服毒自尽。曹操扶灵柩,痛哭不已。

司马懿救出曹丕出狱,急流勇退,没有跟着上朝,而请求大理寺卿钟繇给一个人探监。钟繇以为司马懿想看大哥司马朗,没想到司马懿想见崔琰。

崔琰为保嫡长子曹丕成为太子,承认受杨修丁仪威胁并伪造了文书来诬陷曹丕。用求死来配合荀彧来保住立嫡的汉室礼法和传统。钟繇问有无办法可救,司马懿说:贪生之人救得,求死的人救不得。

狱中,司马懿带酒与崔琰共饮,好似临别酒。

崔琰嘱托司马懿:朝中大事岌岌可危,荀令君其实早就料到,终有一日魏王不会容他。我和他早已约定,若是魏王一意孤行,废长立幼,就以死相争。年轻人,你的眼界要放大一点,我只能作饵不能执杆,以后的事就要交给你来做了。

司马懿说,他已领会到荀彧和崔琰以大格局大眼界想让他明白的真正意图,不仅仅是立嫡庶正统,而是天下一统,百姓太平。

崔琰说,我们这一代人啊,已经没什么选择。哪怕后世人说我们愚忠也好,但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哪怕给后世人照个亮。

仁之小者,在于保护一二无辜。仁之大者,在匡救天下。之所以帮助中郎将,是因为相信你们,相信你们有本事,能完成我们完成不了的事情。

二人喝起冬葵汤,感慨都曾因战乱无粮食,食用冬葵保命。崔琰感慨人间的滋味真好。

司马懿试探着问,不想亲眼见证这宏图大志实现的太平盛世么?

崔琰拿起桌上的枯叶,捋着,说,我一个人的性命,与这万千百姓比起来,不算什么。

司马懿痛苦不忍,硬制着泪说:心里看见就是看见了。

崔琰说:仲达,这就是人间滋味。

二人闭眼,牢窗口,枯叶飘落。

Tags: .
2017年6月30日

昨天跟陆洋吃饭聊天,说起这个细节。

当初方老师走之前,特意问了建议,就类似这句话。

做到这一点,没准就无敌了。

《军师联盟》第15集,曹植酒醉擅闯天子才能走的司马门,是死罪。陪同的司马朗被当了替罪羊,曹操护子心切,也并不太在乎司马朗的冤屈。司马懿冒险找到校事府的汲布监听的画像,这是杨修等人贿赂朝臣改变证词的铁证,拿来找荀彧想救大哥。

荀彧说,当年司马懿能说服荀彧救也被冤屈的司马懿的父亲,不是在于书信的真假,而是在于形势,是形势让魏王做出了改变,形势在于人心。

荀彧拉着司马懿在榻前做下,语重心长的说: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能救你兄长的不是我,是形势,是人心,是满朝文武大臣的人心,而不是靠你一个人,去逞匹夫之勇。

司马懿来时,荀彧在写奏折,让司马懿等一夜,让荀彧想一个忠义两全的办法。

司马懿拜谢。然后荀彧拉起司马懿说,日后你辅佐中郎(曹丕)将去做大事情,做事不可能靠一个人的智慧,要会看形势,要会断人心。这是执政者的根本。

这也是教导,托孤,传承。

荀彧带着奏折见曹操,曹操等候多时,故意说凭二人的关系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还用上奏折,荀彧说奏折是给天下人看的,正和曹操之心。曹操拉荀彧坐下,还给他拉了垫子,让荀彧坐在垫(殿)上,自己则直接坐在地上。这个细节非常好,垫上的荀彧代表朝臣的人心走向,而曹操此刻变成父亲与朝臣。荀彧劝谏曹操保曹植的命,曹操马上质疑荀彧是想立曹丕为太子,要让曹植脱离储位之争。

荀彧停顿片刻,喊了一声明公,这是二十年前荀彧追随曹操时的称呼,意义非凡。荀彧代表的是汉室朝臣的人心,汉室宗法立嫡立长,虽然保不住刘姓一直做皇帝,但还是要保子民保江山保宗法。

曹操虽然爱子,但也懂得形势和人心,所以在他有生之年并未称帝,而到由汉室朝臣拥护并选定的继承者曹丕,才将魏国成帝,这些的确是特别的细节。

曹丕的夫人甄宓是三国时期的第一美女,跟大小乔齐名,也有说法是她比大小乔还美。

《军师联盟之大军师司马懿》的有一集里,有一段曹丕和幕僚喝酒,曹丕的夫人甄宓来送醒酒汤,曹丕有个部下看甄宓,看的眼睛都直了。

事后这事被曹操知道了,曹操本来就不喜欢曹丕,借故说这个部下大不敬,就把这个曹丕非常重用的部下给发配了。这个部下其实出身还很厉害,但运气不好,这个部下还死在发配地了。

那一次,司马懿也在场,他一瞄见甄夫人进来,马上接着酒劲,脸朝下趴在酒桌上,装醉了,一堆人当时都笑话他,结果司马懿躲过这次危机。
后来还有一次,甄夫人为曹丕着想,想让司马懿劝曹丕一点政事,司马懿故意保持距离,而且鞠躬鞠的特别深,整张脸全都埋在胳膊里了,撅个屁股,特别有意思。

然后曹丕看见他俩说话了,问啥事。司马懿实说了,曹丕果然生气了,说做好你该做的事。司马懿气的想走,这么谨小慎微八方不动的他,问当初在大狱里承诺他不用做奴才,曹丕说是承诺过,但还是强调了一遍司马懿要守本分。司马懿说臣明白然后掉头直走掉,乱到方向都走错了,曹丕拉住他说你上哪去,司马懿说我饿了要回家吃饭。曹丕还吃醋,说你别忘了上次那个幕僚这么死的。司马懿走到门口又回头说:我又没抬头!

这一段太逗了,戏很精彩。跟小朋友斗嘴一般。不像君臣,略像朋友。两人关系非常亲密。

聪明隐忍,非常克制。
后来曹丕果然听从了司马懿的建议,然后司马懿在家听说此事,大喜过望,连说:忍辱方能负重。

是啊,忍辱负重,厚积薄发。

2017年6月25日

今天看到一个大新闻,昨晚成都的乒乓球世锦赛男单比赛结束后,现场观众开始不约而同地呼喊刘国梁的名字。在视频里,“刘国梁!刘国梁!刘国梁!”响遍宽阔的球场。在比赛之前,中国乒乓球男队的3名主力队员、2名教练员宣布退赛。此前一天,张继科已宣布因伤退赛。

微信公众号三声写了篇文章被删了,《刘国梁的命运及我们的恐慌:谁也不愿再回到过去》,文中说:

事件的源头发生在6月21日,乒乓球协会宣布国家乒乓球队管理模式将进行改革:不再设总、主教练岗位,刘国梁改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

实际上,此前乒乓球协会副主席已经有18位了。让战功赫赫的刘国梁从国家队乒乓球总教练这样的实干职位离开,前往一个看似可有可无的副主席的位置,很难让国乒队和大众舆论信服。

刘国梁的去职,是更突然的临阵换将,没有特别理由,明升暗降,引发哗变。今年早些时候孔令辉的女队总教练被免,也是临阵换将,但名义非常正义:孔令辉涉赌。

体育系统一直是体制内,水太深,改革是趋势。但这轮体育改革要协会化有很大争议,也许是触碰了各方利益引发激烈反抗吧。

有人说昨晚几位参赛队员突然退赛时,日本乒乓球爱好者是什么感受,网友留言:金国听闻大宋斩了岳飞。

国乒深夜弃赛,体育总局深夜表态。

在一天的舆论喧闹之后。6月24日晚,中国乒乓球队发表致歉信,“深刻地意识到错误的严重性,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辜负了社会各界对中国乒乓球队的厚爱,损害了中国乒乓球队秉承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顽强拼搏、为国争光的良好社会形象”。

这封致歉信以及之前中国乒协的声明,已经为这次事件给出了初步的官方结论。但是,这次人事调动和“哗变”带来的巨大影响,恐怕还未结束。

刘国梁的离开,很有可能让国乒“三创”改革戛然而止。重要的是,这个猜测甚至成功地唤起了人们更大范围的恐惧:我们又要回到以前了吗?

体育总局新任局长苟仲文,原为北京副市长。在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之前,苟仲文曾担任信息产业部副部长的职务,负责军工、企业信息化工作。担任体育总局新任局长,被认为外行指导内行。体育总局新局长上任三把火,“点名姚明能当篮协主席”、“足管中心正式裁撤”、“运动员出身的李玲蔚当选中国奥委会副主席”,都烧到了谁?

苟仲文上任前曾感慨体育系统水太深,调入他一个外行来进行改革,大约就是想用外部力量打破这个铁板一块。是沙瑞金的属性么?

但这事影响太大,所以国乒队针对队员退赛一事发布了道歉信

被弹劾的李卫么?赶紧软化局势。但这些人事变动的真正目标,貌似并不是一下子要进行改革,好像还是加强中央集权,因为把总教练的权力收到总局,总局可的权力可以下到队员个人的控制力。

不过杨叔说不用关心这些事,什么时候要开始关心?就是什么时候这套体系没有了,这个国家就好了。另外我们国家的乒乓球的发展也是有很大问题的,霸主地位时间太长了,对这个行业相当不利。体育发展是有国家意志,但有国界,应该有地域特征,有竞争,才有融合。过于一枝独秀,容易容不下新人和新东西。

刘国梁他们这些被称为少壮派,貌似这些年把乒乓球的市场化做了很多工作,这些是对的趋势。但有可能刘国梁他们后期自大了,所以被拿下了,因为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有点像从前的武术行业,好像就应该百花齐放,如果就剩一个或几个大门派,更容易很快就衰亡了。

杨叔说,就像赵本山的徒弟离不开赵本山培养的土壤,离开赵本山这个团队,死路一条。赵本山创造了一个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可以尽情发挥,离开这个舞台,就没机会。

有篇文章也被删了,标题是《聪明的苟局长,不会懂一群蠢货的强大》。

中国队三将二帅退赛的日子是6月23日。14年前的6月23日,刘国梁退役一年之后,成为国家男乒教研组组长兼总教练。14年后的6月23日,世界乒坛前三名的选手用统一退赛的方式告诉刘国梁:他们要搞你,我们不接受。

在我看来,这件事情一定会载入中国体育的史册。长期以来,服从大局、为国争光一直是中国竞技体育,尤其是乒乓这类优势项目获得成功的不二法门。而这一天,这个法门失效了。

对于多数读者来说,这件事情的导火索是清晰的——刘国梁被明升暗降为中国乒协副主席,而原有的总教练、主教练职位则被撤除。取而代之的是“教练组”的设立——根据体育总局的说法,“国家乒乓球队管理模式将进行改革,不再设总、主教练岗位,设男子、女子两个国家队教练组,一手抓竞技训练,一手抓队伍管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马格北还写了一篇《岳飞被搞,岳家军的将领为什么不救他……》,比较隐晦,所以还没被删。

岳家军有一个绰号,常胜之师。

常胜之师,不可怕。可怕的是,国家出钱出粮,靠举国体制培养的这支常胜之师,竟然姓岳不姓赵?

所以,当金人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时,我直接怀疑,这是一招反间计。

于是,在岳飞被高宗任命为枢密副使之日起,一切终结了。

枢密副使,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但问题是,在宋朝,这是一个文职。

而且,岳飞只是第二枢密副使,上面还有张俊和韩世忠。多他一个不多。

从掌握兵权的岳家军主帅,到无所事事的枢密副使,明升,暗降。

这个曾经能挽弓三百斤的名将,只能去练练书法写写歌词。

杯酒释兵权,宋朝皇帝玩的相当六。

当处死岳飞父子的诏书发到大理寺,岳云和张宪说了一句话:我们血战功劳,反要去我们,我们何不打出去?

岳飞当时喝道:“胡说!大丈夫视死如归,何足惧哉!”

小时候读说岳全传,每次看到这里都觉得相当不爽。

你忠实的儿子和部下,这是想救你啊!

不过现在任谁都已经明白了,岳爷当时心里一定在骂,你们这帮傻逼,真以为这样能救我么?越是这样,皇帝越是要我死啊!

秦桧正愁找不到借口和罪证呢。你们只要一打,我就坐实了谋反之罪,韩世忠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莫须有”,就会毁之一旦。。。

另一面,岳爷心里一定也很心疼,知道为啥要把你们俩一块整死吗?就是怕你们这样啊!傻孩子。。

最近还有一个大新闻,新闻标题也特别有意思:卖拐了!刚刚,马云给美国送上大礼!

马云去美国演讲,论坛在美国底特律召开,为了见马云,整个底特律城市交通瘫痪,酒店被订空,当地居民被如此热闹非凡的场面给吓到了。

马云在论坛上说中国人一年要吃掉6亿头猪、70亿只鸡,这几个数据一说出,台下的美国企业家都坐不住了。

一些企业家说,中国变化太大了,市场太大了,马云的演讲让他们有迫不及待的感觉要和中国做生意,而且是越早行动越好。

还有加拿大的企业家问马云,说中国人吃这么多猪,吃这么多鸡,那也应该喝大量啤酒吧,他是开啤酒厂的,他表示也要来中国,毕竟啤酒炸鸡是美味啊。

马云不但把美国的企业级迷得为之疯狂,把特朗普也迷倒了,特朗普上次一听马云说可以给美国带来几百万的就业岗位时,他已经双膝发软,就差跪在马云面前了。

这次马云是真正将机会带给美国,鼓励美国的中小企业主通过网站将货物卖到中国,而且这条路径也是行得通的。

同时,今天特朗普也宣布了一件大事,他在白宫表示,美国愿意同中国在一带一路有关项目上进行合作。

这是特朗普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表态,愿意参与到一带一路中来,这具有重要的意义,美国都参加了,其它国家更是会参加。

可以说,马云给特朗普带去了很多关于中国的利好消息,特朗普不喜欢政客,但是喜欢有实干精神的企业家,因此,马云去美国,比派出外交官员更管用。

这次演讲可谓线上线下双丰收:在演讲现场,马云谈及中小企业问题时,三次被全场热烈掌声所打断;而在美国网络上,网民更是大呼“谢谢!”

以骄傲见长的美国人,为啥忽然将辣么大的热情,投给了马云?

原来,马云对美国企业家使了一招化骨绵掌,献上了一个他们最看重的礼物——市场和就业岗位。

最近看了吴秀波主演的电视剧《军师联盟之大军师司马懿》,虽然有些历史时间线的改编不太严谨,但司马懿这个很年轻时就具有非常深厚文武才学及政治素养的历史人物的重新解读,非常有价值。

吴秀波说对于三国故事,十几二十几岁的时候,喜欢看关张赵马黄,他们能打啊,有蓬勃的生命力。三十几岁上,开始喜欢诸葛亮,足智多谋,四十岁上,喜欢曹操,野心勃勃,霸气十足,五十岁的时候,开始喜欢司马懿,能忍自安。六十岁上,才会喜欢刘备,为什么?刘备会做人。

吴秀波年届五十,开始注意到司马懿的隐忍克制,他极高的政治素养及军事才华,领先于他那个时代。

郭嘉 38岁卒,孔明 55 岁卒,司马懿享年约72岁。有生命的长度,才有机会活出来生命的宽度。

吴秀波是这部剧的戏剧监制,他今年48岁了,35岁才开始做演员,经历了太多冷暖,知不易,懂珍惜,大器晚成。

Page 7 of 321« First...«56789»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