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2日

昨天看到一个热帖,是阿里巴巴前CEO卫哲与投行女吵架的八卦。

卫哲参加一个行业会议时自黑了一句数学不好,被一投行女质疑数学不好怎么做到CEO,卫哲觉得被冒犯,回怼:数学再不好也比你好。这个投行女觉得被bully,因此互怼自己是北京文科高考第三名,康奈尔大学毕业,等等。俩人会场炒的很尴尬,会后卫哲觉得气愤要求投行女书面道歉,并要求投行女所在的公司更改会务联络人以取消此投行女以后的参会资格,更要求该公司向此会议匿名捐款十万美元。然后财经圈里八卦传满了天。然后扒出来此投行女中文名叫米子学,做过bbs网红,据说朋友圈还发过暴露的半裸照。这瓜实在太大了。

今天看到有人继续八卦卫哲的背景。原来,卫哲之所以职业经理人路线如此顺利,除了个人能力出色以外,可能也有家庭背景的影响。

卫哲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提到:父亲是上海建工集团总经济师;而且上海本身就是职业经理人文化很浓的城市。

简单来说,上海建工集团是上海地区建筑领域的领头羊一样的大型国有企业。

那么,总经济师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职务呢?

简单来说,总经济师目前只有大型国有企业才会设立,其职级类似于互联网企业里的COO(首席运营官),直接向董事长汇报,每个国企总经济师实际权力大小不同,但是都属于企业高管,以上海建工集团来说,董事长是正局级的话,那么总经济师就是副局级干部,一般是班子成员。

一般来说,国企要想上市的话,和证券公司、审计机构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总经济师和总会计师,一般来说总经济师权力会更大一点;甚至可以说,总经济师也许决定不了公司上市由哪家证券公司做主承销商,但是绝对可以决定哪家证券公司出局。

而目前公开的上海建工的挂牌信息显示,上海建工上市时的主承销商就是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华夏证券有限公司,巧合的是审计机构则是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上海建工上市时的主承销商和审计机构恰好就是卫哲先生前两份工作的工作单位。

我这里绝对没有影射和暗示卫哲先生的意思,但是可以肯定,卫哲先生父亲的职务在卫哲先生前两份工作求职时应该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当然,有关系、有人脉只能保证在职场竞争中会占据一个较为有利的位置,真正脱颖而出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个人努力和工作能力,我绝对没有否认卫哲先生工作能力和工作努力的意思,可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申银万国还是在普华永道,应该有不少和卫哲先生同样又聪明又努力又勤奋的人,但是他们并没有获得卫先生这样的成功。

这大概是因为他们除了努力和聪明外,还缺少深厚的人脉。

哦对了,卫哲先生在33岁成为最年轻世界500强企业大区总经理时的百安居集团,它们很长一段时间把布局重点放在了上海,百安居1999年才在中国上海开设了自己第一家门店,而卫先生是1970年生人。

而从2001年开始,上海建工集团也开始了自己迅猛发展之路,2003年迈进百亿平台,2004、2005年保持着30%左右的营收增长幅度,经营规模居全国各省市建工企业中排名第一。同时其下属的全部土建施工企业均获得建筑施工特级资质,行业地位、资质进一步提到提升,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也开始显现效益,这一时期,上海建工承建了东海大桥、浦东国际机场二期、中环线等上海市重大工程。

也就是说在卫先生担任百安居中国大区总经理时,他父亲担任总经济师的上海建工已经成了上海最大的建筑集团,是当之无愧的华东地区建筑领域领头羊。

综上所述,大家以后看名人传记时一定要注意究竟什么才是这些名人成功的关键,说实话具备“努力、奋斗、敢拼搏、目光长远、不计较”等等这些有点的职场人士实在是太多了,完全是车载斗量,优秀品质当然很重要,但是以我浅薄的历史研究经验而论,历史上那些成功人士他们的成功关键并不在这些优秀的品质上。

而那些他们不愿意说,不愿意披露的,比如比尔盖茨不愿意告诉大家他母亲和IBM的CEO是好朋友这种事情,往往才是这些成功人士成功的关键。

补,有网友评论爆料,卫哲的姐姐是日本天皇的翻译,卫哲的一个采访吐露,他的父母比较厉害。

《天书奇谭》是部经典动画片,但只有上半部,下半部失踪了,据说被禁了。一直没明白原因。

今天看到陈大舍的一篇文章,《〈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煌煌盛唐——祆教的前世今生》,文章讲到唐代袄教历史,说起这段典故:《天书奇谭》的传说就起源于祆神楼的历史。袄神楼曾经供奉一尊白猿的神像,而白猿则是祆教穆护的代称。

原来《天书奇谭》下部被禁,可能跟袄教有点关系。

2019年7月10日

郑爽的古怪和难搞是出了名的。看到有一篇文章是这么分析她的心理问题:

不是精神病,只是没有自我,过于依赖他人的评价,加上表达无能,于是她常常给人一种严重的冲突感。

之前曾经看过八卦说她曾被香港导演陈嘉上QJ,陈嘉上在微博辟谣过。郑爽跟陈嘉上的交集是电影《画壁》,而且郑爽的确被陈嘉上公开称为小仙女。

郑爽跟张翰及胡彦斌的恋爱是真实的,但她大约过于苛责自己,又表达无能和难以沟通,缺少自信,没有自我。微博网友@E姐小仙女 评价说,这是成长期缺爱的结果。

郑爽妈妈教育孩子时也不能管理好情绪,粗暴且苛刻,让本来很优秀的小爽彻底否定了自我。

妈妈的严格让郑爽从小就好强,什么事都要做得最好,都要自己一个人扛。

而“好强”的另一个解释是:在意他人的评价,用“别人说好”来肯定自我的价值。

好强的孩子,大多没有自我,因为“自我”是灵魂的惬意与松弛,而“好强的小孩”生活在他人目光下,如同被鞭打着的拼命奔跑的赛马。

失去了父母的陪伴,小爽就失去了情感表达的正常渠道,想家的时候只能写日记,默默算着回家的时间。

遇到不开心的事也没法向他人倾诉,性格越来越敏感,越来越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2019年7月6日

一旦进入真正的“内卷化”流程,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就是外界资源的注入。

我们复盘下,为啥后来我国从内卷化里逃逸出来了?

有这么几个因素,一是建国后在初代领导人大手笔操作下,我国被深层次犁了一遍,生产,建设,平等,妇女解放,全面识字,基础道路交通设施等方面有了初步的奠基,这算作是个人努力。

其次是苏联投资,在苏联支持下,埋藏在我国地底的财富被挖了出来,我国也就有了第一笔上桌操作的筹码。

最后一发是加入WTO之后出现了像大海一样的市场,前期的准备才有了意义,可以生产,升级,再生产,有了内需,内需又可以拉动经济。一开始生产一些低端玩意,慢慢的生产越来越精细的东西,将来会像台湾和韩国日本一样引领科技进步。

当然了,生产的广度上也有了突破,黄桥镇农民们生产的小提琴干掉了日本同行,市场份额达到了恐怖的世界一半,而且不是低端玩意,很多是中高端的。另外一个村子的农民们控制着全世界最大的快递产业,简直恍若隔世。

大家看到了吧,整体是需要外界的帮助的,外界拉一把,也就是我们民间说的“贵人”,贵人是高阶层的,你的问题在他那里不算问题,他可以把你从底层拉上去,拉上去之后看情况,有可能就进入高阶层良性循环了,形成正反馈,螺旋上升。也有可能是锁死在了一个稍微高一些的层次,只是比之前强一些。

多年以前我从一个我觉得最有脑子的人那里学到了一句话,他说小孩靠教育,年轻人靠勤奋,中年人靠运气,老年人注意前列腺。

教育也是个“贵人”,知识本身就是上帝,可以超度一些人,而且相对平等一些,毕竟你现在在网上可以看到耶鲁大学的心理学课程,还是翻译过来的。到现在了还有糊涂蛋在问看书和教育有什么用,如果真接受了正儿八经的教育,就不会问这么蠢的问题了。高考其实是“教育”这个上帝的对你的一次救赎,把你往上拉几个阶层。

我们说另外一件事,大家感受下。犹太人,以往中国人对这伙人的了解就是“聪明”,其实吧,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大家可能不知道,如果严格讨论血统,原始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就是现在那帮穿着帐篷的人,是同一个血统。你如果坚持认为犹太人种族智商高,你得顺便相信阿拉伯人也智商高。

——二号头目《为什么绝大部分人都掉进了坑里

常凯申这个名字总能听到,今天又看到了,搜了才想起来,这就是蒋介石。

微操大师常凯申,也是一个著名的梗。

历史的细节是很生动的,毕竟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比如西班牙内战时期,弗朗哥败光最后的500吨黄金,有说是寄存到苏联,有说是买武器,结果羊入虎口,武器没给,黄金也不还了。

忽然想起那句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如果你学不会,它会再来一次。

看九边的一篇文章《为什么绝大部分人都掉进了坑里》,讲内卷化,读到这么一段话:

黄桥镇农民们生产的小提琴干掉了日本同行,市场份额达到了恐怖的世界一半,而且不是低端玩意,很多是中高端的。另外一个村子的农民们控制着全世界最大的快递产业,简直恍若隔世。

于是忽然想起早前王志文演过的一个电视剧《天道》,也讲到在农村生产高端音响的故事,精准扶贫,商业圈,政治与人性,非常犀利和深刻。电视剧《天道》改编自作家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主人公丁元英的原型据说是“缠中说禅”的李彪,李彪曾在二级市场呼风唤雨,后来英年早逝。